综艺 > 法国画家描绘的女人体有饱满充溢的魅力

法国画家描绘的女人体有饱满充溢的魅力

2021-05-18 14:55:17



法国画家哈维尔.阿里扎巴罗(1965 - )


在19世纪的法国,一批顶级的油画家发展总结出了一套科学更有效的写实绘画方法。它的精髓真正掌握的人不多,只有为数不多的画家可以游刃有余地运用。而这些,是成全学院派画家哈维尔-阿里扎巴罗进行“超写实主义油画”创作必备的基础。


哈维尔.阿里扎巴罗展现的“逼真性”很具代表性。其作品的细腻程度,如展示的人物“手掌肌理与柔软细密的汗毛,脸上的毛发及睫毛”,高超画出了甚至连照相机都较难展现的细节和清晰度,让人叹为观止。也许,这就是超写实艺术的魅力,以及艺术家们为何要追求“超级写实主义”的根源所在吧。


看过哈维尔画的人,都非常佩服他画面中对白种人体逼真写实的特色。他的照相写实主义的画面需要极大的耐心才能完成。个人认为,哈维尔超写实油画的画面主要效果是:1.极为写实、细腻,就算凑得很近也看不出主体部分笔触的痕迹。2.表面非常平整。3.有的方面超过了摄影,比如立体感,光影对比下的汗毛。但感觉美人皮肤的质感和弹性尚比不上摄影。


超写实画家的作画颜料、画笔、工具以致细节成型的操作是不尽相同的。我们不清楚哈维尔的作画程序及步骤,但人们对超写实画作的成型,概括了几点关键步骤。1.画布的选择;2.底子的重要性。透明画法的专用油底子,使颜料不会干裂、塌陷,光泽罩染的色彩不变型;3.刷胶技术的把握。防止画布年代长久后吸油;4.刷底;5.不同油料和笔的运用。充分把握松节油、亚麻油、核桃油等的不同用途;6.绘画节点打磨程序的重要性;7.上光;8.画技画法上的“个性秘诀”。


人们曾解析超现实画家的作品,如一块颜料的直径只要达到0.3毫米,人的视觉就可以敏锐观察到,这都会形成画面上的笔触或颜料的堆积。一支油画笔的最小宽度是2毫米,一支衣纹笔刻画的线是0.5毫米。可见超写实油画所要求的材料及耗费的功夫,必须具备比精雕细刻的艺术工匠还要复杂的“行头”和绘画功力。

绘画是应该借助新技术的。几百年前欧洲画家就开始利用透镜技术,使写实能力得到一次台阶式的飞跃。如今将超写实油画家比作艺术工匠,那么,哈维尔等画家似乎正在玩“数码加雕刻”的艺术,“精准到家”“细细描摹”是超写实画家们的共同追求。当然,从艺术的角度讲,艺术是艺术,技术是技术,两者不应该混为一谈的。这也是超写实油画区别于“工匠技术”最关键的一环。


——————————————————

法国Jean-Pierre.Leclercq绘画欣赏

Leclercq是一位才华横溢的法国画家,曾在法国和美国展出并获奖。作为一名以前致力于绘画的艺术家,Leclerq现在认为自己是一位最传统的画家。在新现实主义艺术中工作,他的作品让我们沉浸在丰富的环境中,展现出崇高的女性魅力。

——————————————————————

如果说艺术中有什么“永恒”的主题,那么人体即是其一。经过各画派的“争斗”,19——20世纪西方油画中的人体艺术已经发展到炉火纯青,尤以女性人体成就突出。涌现出了如莫罗、保罗·西费尔、雷诺阿、德加、高更、莫狄里阿尼等人体艺术大师,这其中,更以保罗·西费尔成就突出,甚至可以与一生致力于人体创作的安格尔媲美,这时的女性人体油画作品也因这些大师的推动最有收藏价值。

保罗·西费尔(Paul Sieffert)于1874年11月11日出生于巴黎。裸体肖像画家,插图画家。他拜师热罗姆(Jean Léon Gérôme)、 盖尔(Gabriel Guay)和迈尼昂(Albert Maignan),是这三人的得意门生。Sieffert头上的光环异常耀眼,拥有许多著名评审团的成员资格,这其中就有法国艺术家自由协会和塞纳河艺术家研究委员会。擅长人体素描,有“美臀国王”的称号。

他喜欢描绘少妇优美、舒缓的体态,表现女性的生命活力。他笔下的女人体,大多是年轻的少妇,在卧室里出现,展示动人的美态。在女性人体魅力面前,他始终像纯真的孩子那样欣喜若狂。直到老迈多病、走不动路时,她们仍给予他振奋精神的力量。

在其笔下,女人体有着饱满充溢的魅力,她们那充满青春气息、肥美诱人的形象,无不透着一种天真纯净自然的神韵,毫无矫揉造作之媚态——仅凭其天生美质即已光艳照人。

成名作《裸女》 布本油画 46×1525px

西费尔擅长以欧洲古典写实画法,整体构图也采用欧洲古典构图方式。画家经常以女神、天使、王公贵族为主,描绘出动人的美态。他对于背景的处理,非常关注,不论床布、地毯、墙纸等物料的质感,都纤毫毕现地描绘出来,增强了画作的真实感。

19~20世纪,在敢于面对真实的现实主义和热血沸腾的浪漫主义 画派的双重冲击下,道貌岸然的 古典主义失去其魅力。具有丰富表现力的各种流派的人体画成为此时期的重要艺术作品,而对于女性人体的偏爱又使得女性人体作品创作占了主流,因此此时期的女性人体作品相比于其他时代而言更有时代魅力,更受收藏家们的青睐。 

画家们大胆描绘裸体,公开直率地向禁欲主义挑战。但在初期的人体绘画上仍残存着与禁欲观念相挣扎的痛苦。到了19世纪人体已成为人们公认和艺术精心追求的最美 的天然造型,富有大自然一切美的秉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