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 > 广东美术百年大展背后的故事

广东美术百年大展背后的故事

2017-09-18 14:16:57

江郁之

2017年09月18日 来源:美术报
胡一川 开镣 油画 174×264cm 1950年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胡一川 开镣 油画 174×264cm 1950年 中国国家博物馆藏
原标题:大展背后的故事

  此次广东美术百年大展得到了28家单位支持,其中中国美术馆的支持力度最大,在北京站拿出了91件作品,在广东站拿了41件作品。中国美术馆有它的优势,曾经收藏了很多当年全国美展的获奖作品,因此这次份量最重的作品还是出自中国美术馆。除了自己办的展览,能够一次借出这么多藏品来扶持一个地方的美术百年大展,对中国美术馆来说是少有的。整个展览不仅得到了公立美术馆的大力支持,民营的美术馆、艺术机构也提供了无私的帮助,大家都有一个共识,只要是对藏品安全有保障,基本都愿意拿作品出来。

  开展前借到《毛主席视察广东农村》

  借展的过程是很有故事性的。比如,陈衍宁的《毛主席视察广东农村》这件作品,在上世纪90年代就曾经借藏在广东美术馆,放了大概有10年之久。当时广东省政府也拿不出这么多钱去买,后来应作者要求交给中国嘉德拍卖,被瑞士外交官希克以1020万拍走,这在当时油画拍卖中也是比较高的价格了。前些年,上海龙美术馆成立时,又把这件作品购藏到了他们馆。这件作品在上世纪70年代风靡全国,它对于广东美术百年大展来说有着标杆性的意义,所以我们当时也在追踪这件作品,但是抱的希望不是太大。我们联系龙美术馆时,馆长正在国外,秘书接到电话也决定不了。到了开展前夕,我们也还在追问这件事情,他们馆长刚好从国外回来了,我们就说,只要是龙美术馆提出的条件,我们都准备接受。后来,他们提出按照惯例,收取这件作品价格的千分之一,也就是10万元钱的借展费。主要用于作品以后的修复和保护工作。因为经费紧张,我们提出能否压到5万,沟通过程中我讲了陈衍宁先生是我的启蒙老师,带了我大概有六七年之久,后来他出国了就中断了。再就是这件作品在广东美术馆有这么长时间的借藏经历,展出过好多次,对广东百年美术也有一个标杆的意义。他们说既然这样,那5万块钱都不要了,就免费借给你们展了。所以这件作品能够展出,上海龙美术馆给予了大力支持。我们承诺按照作品的价值买保险,为这件作品投的保险金额是1500万。这次展览,包括中国美术馆借展到广东的作品,该买的保险我们都买了,委托了比较有资质的一家国际化的保险公司——香港安胜保险,一切按照博物馆借展的正规程序来购买保险,运输方面也是严格要求用有空调设备的货车,尽量在运输途中做到恒温恒湿,避免画作因为温差变化而受到损坏。

  高剑父《东战场的烈焰》这件作品是藏在广州艺术博物院,本来是已经签约在深圳展出了,为了这次展览在深圳只展出了两三天就马上调到了北京。

  珍贵的李铁夫真迹

  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对外借作品向来是十分困难的,但是为了这次大展拿出了6件李铁夫的作品。据我所知,广州美术学院美术馆从来没有拿过这么多件李铁夫的作品出馆,之前借出去的最多也不超过两件。记得大概10年之前,文化部要求拿李铁夫的作品展出,就是因为作品状态不太好没能出馆,但是这次他们经过修复拿出了6件李铁夫的作品到北京,为展览提供了很好的基础。印象比较深的是,在北京展出时,有几家拍卖公司的经理找到我说,想不到李铁夫的作品这么漂亮!我说,那是因为平时拍卖会上出现的那些李铁夫的作品大都是台湾仿制的。当看到真迹后,他们才知道原来李铁夫的水平这么高。

  还有一些民营美术馆,比如这次华茂美术馆,它以收藏民国时期版画为主,很多我们遗忘怠慢的,在视线范围以外的版画家的作品,他们提供了不少。

  给画册入选作者签授权书

  这次想借的作品基本上都借到了,但是也有一些在海外很有影响的广东籍艺术家的作品,我们这次没有借到,有点可惜。比如,香港艺术馆刚好是闭馆装修,藏品全部封存;香港文化博物馆他们愿意借,但是租借程序特别麻烦,门槛很高,近两年增加了很多流程。按照博物馆借展的规定,基本上都是一年之前就要提出来,按计划报批走程序,特别是博物馆系列的。这次我们想借的故宫博物院的一件藏品,就是因为时间方面没来得及。像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国军事博物馆等,他们本身有陈列借不出原作,但是对广东美术来说又是十分有代表性的,比如《江山如此多娇》等作品,都提供了原作的高清大图。我们专门设置了一个文献部分,其中大概有十多件作品。我们尊重原作,并没有按原大来做仿真,而是把它们缩小了,以文字加以说明,让大家知道广东美术的成就就可以了。

  另外这次有一点是做得比较好的,出版画册里面的作者我们都尽量签了授权书,包括古元、李桦、罗工柳等先生的家属,我都专程去了他们家里,和他们解释,给他们签上授权书,有作品刊载的作者我们都赠送一整套画册,尽量能够做到尊重作者的权益。

  成立专家委员会

  继北京、广州的展览之后,接下来会巡展至深圳。9月6日广东站的展览结束后,我们邀请了各个出借馆的工作人员来看展品状态,有哪些作品能继续展出,哪些作品不适合继续展出,结果画作的状态基本上都可以继续去深圳展览。但是作为藏品,特别是博物馆的藏品,在外面前后3个月,时间也够长的,我提议深圳站的展览时间要在国庆节之前结束,因为部分藏品还要运回北京,紧接着是国庆节,跨长假对展品运输是存在很大问题的。基于对藏品有一个负责任的态度,这些问题我们尽量想得细致一点。

  此次广东美术百年大展的参展作品,最后敲定经历了大半年的时间,广东美术界专门成立了专家委员会,多轮无记名投票才定下来。中国美术馆提出,此次广东美术百年大展还藏在个人手里的作品他们都想整体地收藏,广东美术馆也有这方面的收藏意愿,不管结果如何,我觉得只要作品进入了公立美术馆,都是对国家的一个贡献。(庄燕琳根据采访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