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 > 华艺国际18秋拍|玄妙清幽:傅抱石作品鉴赏

华艺国际18秋拍|玄妙清幽:傅抱石作品鉴赏

2018-10-26 14:44:22


2018年10月26日 新浪收藏

  郭沫若曾说:“我国画界南北有二石,北石即齐白石,南石则抱石。今北石已老,尚望南石经历风霜,更臻岿然。”

  在二十世纪中国画坛中,傅抱石无疑是极具影响力的大师之一,他笔下的上古衣冠人物无不有所依据,显示出“胸藏万卷书”的艺术修养,线条旋律与节奏之美,别开生面;山水画所创造出的“抱石皴”更是独绝古今,表现出清新、高古、苍茫、阔大的境界。

  曾有论者云,欣赏傅抱石氏的作品,玄妙清幽,如读《聊斋》。今天我们就来读一读,那些年,傅抱石曾经创作过的“聊斋故事”吧。

  傅抱石与《擘阮图》

  顾恺之云:“人咸知美其形而不知饰其性。”仕女画创作就是傅抱石从现实走入理想的艺术“求性”之路。其笔下仕女形象或是有灵有性的上古神女,或是有气有节的烈女仁妇,《侧耳含情披月影》则是心摹古作,为情雅格高、艺学双绝的才女所动。

  傅抱石 侧耳含情披月影

  设色纸本 立轴

  113.5×66cm

  注:傅抱石自题签。

  出版:

  1。《百年撷英·山右美术馆藏画》P186-187,2009年山西人民出版社。

  2。《其命唯新:纪念傅抱石诞辰110周年民间珍藏傅抱石作品集》,2014年江苏凤凰美术出版社。

  3。《所谓伊人:傅抱石仕女画集》P16,2014年译林出版社。

  著录:《傅抱石年谱》P167,2012年上海书画出版社。

  华艺国际2018秋季拍卖会拍品

  《侧耳含情披月影》语出:“左弹右擘弄清音,手捻轻蕉口自吟,侧耳含情披月影”,系蔡京为周舫所作之《擘阮图》所赋。

  画中两仕女席地对坐,右侧女子擘阮或兼吟唱,双眸抒神凝望,若有所想。傅抱石仕女画之“勾魂眼”向来堪称一绝,左侧女子侧身倾听,眼神回首望向画外,仿佛直视观者,格外的勾人心神,观之瞬间宛若身临其境,如入画中,扣人心弦、摄人心魄,实为神来之笔。

局部欣赏局部欣赏

  二女身着古服,一敷色雅淡,一落墨沉着,裙摆堆叠,衣带飘飘,让人不禁揣摩二美各具个性,亦感受到清扬幽雅之韵味。笔墨挥洒而成绿野蕉林,老辣随性,水润墨泽。树影婆娑间,撒下的淡淡月光,使人感受到夜的寂静与清凉。

局部欣赏局部欣赏

  月华清晖之下,二女子拨弦弹唱,真是“阮咸拨罢意低迷,独坐瑶阶有所思,一曲薰风天末寄,芭蕉叶绿上娥眉”,充满惹人无限遐想的诗情画意。

局部欣赏局部欣赏

  为求艺术之完满精妙,傅抱石绘画往往同一题材反复经营,不断锤炼。此件《侧耳含情披月影》亦可见几幅题材类似、构造相仿者。最早在1944年便可见傅抱石对此题材创作的推敲与琢磨。其笔下的阮咸仕女孤影垂怜于树下者有之,旁饰琴童者有之,于宫闱中弹奏拨弦者亦有,显示出此时傅抱石对该题材的立意与构想仍在不断探索的阶段。

傅抱石 1944年作《罢阮图》傅抱石 1944年作《罢阮图》

  而此题材最著名者当为南京博物院所藏一幅1945年本《擘阮图》。画中三位仕女形象与各自位置经营与《侧耳含情披月影》已相差无几,而背景空无一物,可谓寂之又寂。相较之下,以留白衬无声虽是富有想象之妙构,却缺乏山林树木之逸趣,更遗憾没有“蝉鸣林逾静,鸟鸣山更幽”的传统中国画深远意涵。

傅抱石 1945年作《擘阮图》 南京博物院藏傅抱石 1945年作《擘阮图》 南京博物院藏

  或许傅抱石本人也觉得少了几分韵味,又尝试以同样布置,增设树石背景再作数图。所见《擘阮图》中一女子擘动阮咸,一在浅吟低唱,一则含情脉脉侧耳品赏乐曲,三仕女美则美矣,细细品味,却又觉得三人成群,不免冲淡了意境的清幽与凄冷。而无锡博物院藏《月下仕女图》同本幅一样,省却一位手捻轻蕉的仕女,树影之下二人对坐,画面较《侧耳含情披月影》却更密集拥塞。

  左 傅抱石《擘阮图》

  右 傅抱石《月下仕女图》

  对比之下,方知《侧耳含情披月影》融贯数稿之优点,善运笔墨,巧妙经营。有仕女之清秀温婉,有山林之旷达空寂,笔坚而墨妙。傅抱石于画中钤“踪迹大化”与“抱石得心之作”印,并亲自题签,可见此为得其心意之精品力作。

“抱石得心之作” 朱文印“抱石得心之作” 朱文印

  张大千曾云画境以冷为难,此作冷清而幽深,实为傅抱石仕女画中不可多得之妙笔也。

  毛泽东诗意画

  傅抱石 风展红旗如画

  设色纸本 立轴

  1965年作

  46.5×70cm

  注:姚仲康旧藏

  出版:

  1。《嘉德二十年精品录1993-2013近当代书画卷三》P956,故宫出版社,2014年。

  2。《美术欣赏》P97,清华大学出版社,2006年。

  华艺国际2018秋季拍卖会拍品

  新中国成立后,傅抱石提出“思想变了,笔墨就不能不变”的理论,他表示国画不能仅仅停留于技法研究,应回归生活本源,反映社会现实,而不是像明清绘画那般脱离生活、社会,过分注重画家内心情绪的流露而否定了现实的存在,而完成这些改变则需要强烈的民族意识,高尚的人品以及过人的胆识做支撑。

  毛泽东诗词浪漫主义的气质,显然与他在绘画上的追求不谋而合。抱石先生曾说:“我第一次读到毛主席的名篇《沁园春·雪》,心情无限激动。那气魄的雄浑,格调的豪迈,意境的高超,想象力的丰富,强烈地感染着我。”

  傅抱石以毛泽东诗词为创作题材,始于五十年代初,佳作迭出,其中最著名的便是1956年与关山月合作,为人民大会堂绘制的巨幅山水《江山如此多娇》。其1965年创作的《毛泽东诗意八开册页》在2011年更是以2.3亿元的高价成交,创下了傅抱石当时的拍卖最高纪录。

  此幅《风展红旗如画》作于傅抱石创作的巅峰时期,也是他逝世之年的遗墨。整幅作品解衣磅礴,散锋狂扫,笔飞墨舞,一气呵成。“宁化、清流、归化,路隘林深苔滑”,近处绘有密林,树林的稀疏用墨色的浓淡干湿来表现。通向深山的小径掩映于其间,正如词中所写“今日向何方,直指武夷山下”。

局部欣赏局部欣赏

  占据画面大部分的山体则用独创之“抱石皴”表现山的崔嵬之势。傅抱石曾自刻一枚“我用我法”的印章,而“抱石皴”就是“我用我法”最好的体现。画中作者将笔锋揿倒,让笔腹乃至笔根触纸,笔毫一锋变数锋,成散锋开花状,以势驱笔,随势铺衍,提按顿挫间,线条凌厉飞动,画面酣畅淋漓。

  “山上山下,风展红旗如画。”山林中多有留白,留白处用高度概括的简笔勾勒红军将士队伍,神形兼备。

局部欣赏局部欣赏

  此画曾经在2001年嘉德春季拍卖会拍出,后被编入《嘉德二十年精品录——近现代书画卷三》。画轴签条下方,钤有“我家欢喜”朱文印一方,此为著名藏家姚仲康先生的收藏章。姚仲康(1919-2006),历任解放军总参谋部副部长、中国驻印度加尔各答总领事等职。喜好诗词研究,收藏颇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