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作 > 纪念恩师傅二石先生逝世一周年

纪念恩师傅二石先生逝世一周年

2018-08-06 15:00:00


2018年08月06日  新浪收藏
傅二石 山水画《黄山甲天下》傅二石 山水画《黄山甲天下》

  道法自然绘天地 造化万物序情怀

  ——纪念恩师傅二石先生逝世一周年

  殷南柱

  2017年7月31日下午作画小憩,边喝茶边审视墨迹未干的墨稿时,电话铃响起,见是师母来电很高兴。当我接通电话叫了声“师母好”后,师母第一句话就是:“你老师走了!”当时我足足有半分钟的时间说不出话来,刹那间双眼模糊,泪水忍不住倾涌而出,当时感觉天地苍茫一片,不知所措的问师母:“是什么时候?”师母说是下午13:40你老师走的。我听了后无言以答,悲痛的泪水不停的流着,眼前模糊浑浊,什么也看不清。我从感情上无论如何都不能接受老师的病逝,翻来覆去的自言自语:这怎么可能?怎么可能呢?待稍稍稳定了点情绪,我立即驱车赶到了先生家。先生的画室中一切依旧,画案上还放着一幅先生生前未完成的墨稿,桌子上多了一件老师生前的照片,照片旁放了两束白色的鲜花,师母坐在画案前老师常坐的椅子上,非常的憔悴。见我来了忍不住的眼泪倾涌,母子俩抱头痛哭,都不能接受先生离开我们的现实,悲痛万分,难以自持。

  先生就这么离开我们而去了吗?感情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这个现实,清晰的记得四月份在先生画室,师生俩谈艺论道时先生说他在创作上有很多新的想法,今后要去尝试,改变一些自己的创作思路,并对我带去的作品一一点评,肯定优点指出问题,让我在以后的创作中予以纠正,并让我铺纸添墨当场示范,边画边讲解构图上合理的处理、巧妙的安排等。两个半小时后,一幅四尺三开的墨稿即完成,此件作品与先生较前的画风稍有不同,墨稿完成后,先生说:“你带回去读读,可能对你的创作有所启发。”这是先生对我上的最后一节课,没几天师母说先生感冒了,有点发热,五月底先生住院治疗,治疗期间我和师母一直保持联系,先生的病情我是知道的,心中一直祝愿先生早日康复,可以再次聆听到先生的教诲,谁料先生病情加重进了重症病房,无法探视,但我在感情上还是希望回天有术,先生能挺过此劫、逢凶化吉的,但先生还是走了……

  我早年拜在张文俊先生门下学习山水画,由于张先生与傅家关系密切,二家有着几十年的情谊,所以我早就认识了傅先生,对先生也是早就仰望,记得张先生在世时,我求傅先生为我的册页添上一页墨宝,先生当场在册页上挥笔、细心收拾,在他画室完成了一幅在《山居图》。我拿去求张先生也画一页,张先生打开册页细细的看了傅先生的画说:“二石现在变化大了,与以往有区别,画得好,你要时常向二石学习学习,吸收傅家的风格,丰富自己的笔墨内容。”

  2008年张先生仙逝后,出于师门之情,我在一年后的六月份才拜在傅先生门下,成为先生的入室弟子,在先生画室中八整年,先生谆谆教诲,做人绘画无不言传身教,故师生感情笃厚,常人难于理解。今先生已归道山,然先生之一颦一笑,一言一语,音容宛在思之痛心,忆之哀怀,弟子能不为之所哭耶?先生性格豁然开朗,性情豪爽,是个乐天派,先生走到哪去,哪里就有笑声,先生的画和他的人一样,构图和画面内容始终有活力、有气势,给人以欣欣向荣的美的景象;并且先生作品的构图从不重复,总有变化,给人以一种新奇之美。人们都知道先生是一位充满朝气的大画家,在美术界是一位非常有名的画家,可是又有多少年青一代的人知道在先生欢笑的光环背后有常人难以做到的艰辛呢?

傅二石 山水画《岷山丛中》傅二石 山水画《岷山丛中》

  先生是二十世纪国画大师傅抱石先生的次子,生于一九三六年,正是民族存亡之期,一九三七年全面抗日战争后,先生就随其父傅抱石流亡他乡,后父亲傅抱石先生响应郭沫若先生的招呼来到武汉工作,日寇过长江后,傅抱石先生匆忙赶到新喻,于一九三八年六月经湖南、广西、贵州数百公里的流亡之路,一家人历经千辛万苦,终于到达重庆,借住重庆金刚坡。在金刚坡生活了八年,先生也在这里度过了童年的美好时光,父亲也是在这里形成了他的“抱石皴”,创作了一批在美术史上的经典之作。先生少小时代即受父亲的艺术熏陶,对中国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对父亲的创作特点及方法是耳濡目染,为他今后的艺术成长夯实了基础。抗战胜利后,先生随父亲傅抱石先生迁南京定居至今。先生儿童时代即经历了民族存亡的关键时期即抗日战争时期,也是他人生的最早历练时期。其父亲已于一九六五年因脑溢血仙逝,躲过了劫难,但是先生就无法躲过这一人生的艰难,他被冤枉为“反革命”被通缉、追捕直至含冤入狱,先生在狱中度过了人生中最为苦难的五百多天,在泰安的泰山脚下某监狱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在狱中每天盼着下雨,所以在他的笑谈中常以“泰山戴帽劳改睡觉”的典故,即泰山顶上有乌云,天就要下雨了,而他们这些人员就可以休息不用劳动了。直到一九七六年的某一天,劳改局的领导找到他说:“你没有问题了,可以回家了。”先生还稀里糊涂的说:“我还没有到期呢,怎么可以回家了?”领导说:“你的问题搞错了,你可以回家了。”先生就这样被一句搞错了,就入狱强迫劳动了五百多天。先生回到南京后,没有被打击而不能自拔,更没有因为被冤枉为“反革命”而消沉,先生以顽强的毅力继续拿起他的画笔,为他的艺术人生开疆拓土,从此再也没有停止过。先生是个天生的乐观主义和浪漫主义者,每次讲到这个含冤之事时,从没有抱怨的言语,他总是当成笑料般的故事讲,总能把大伙儿听得开怀大笑,可见先生之大度,非常人可以想象的,所以先生能成为大画家,他的作品总给人以博大、豪放、美丽而富有诗意。

  很多人写先生总离不开他父亲傅抱石先生,但从先生的《道法自然——傅二石八十艺术回顾展》中所展出的作品中已经很难找到其父亲傅抱石先生的影子了。作为近现代大师傅抱石先生的儿子,摆在面前的有二条路:一条是沿着父亲的样式继续走下走,因为傅抱石先生就是一座大山,一棵大树,美术界学傅抱石的人很多,有的人吃了一辈子傅抱石先生的饭,也不肯放弃,同样美术界很多大家的后辈在走父辈的路,这也是一种“继承”;另一条路是寻找与傅抱石先生不同的路,也就是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先生选择了后者。当然选择后者是条艰辛之路、坎坷之路、可能一辈子都不会成功的路,但先生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并为之不懈努力,奋斗了一生,终于走出了一条与其父不同的路。先生成功了,所以在二零一七年六月由江苏省文化厅主办的《道法自然——傅二石八十艺术回顾展》中展出的一百五十余件作品中,读者看不到其父的影子是当然的,大家都非常钦佩、并由衷的肯定了先生的成就。如李小可先生在座谈会上说:“我看到了傅二石的作品,他不随意用程式去套,每张画都表现了他自己对生活的一种特殊感受,有他自己的创作意境。另外我感受到他对线、结构和颜色的结合,所以他的黄山和以往包括他父亲和当代一些画黄山的处理是不一样的。他的绘画把他自己的情怀放在画中,他每一张画都是他对生活的感受。”同样丁涛先生也肯定了先生的艺术创作与其父亲的不同:“在艺术哲学里面,一个艺术家的艺术特点是怎么形成的?一、本人的经历,二、社会的因素,三、地区群体的影响。对照傅二石兄的艺术,我觉得很符合”。座谈会那天,我在展览厅遇到南师大的左庄伟先生,我俩边看作品边交谈,认为先生还是坚持的是现实主义和浪漫主义相结合的表现手法。所以在座谈会上左庄伟先生是这样评价先生的作品的:“我觉得傅二石的艺术道路一贯是正确的。傅二石的道路是坚持现实主义,因为现在现实主义也不被现在的画家所推崇和坚持的,如何从老一辈艺术家艺术创作经验里寻找经典的东西,为今天的明天人做出榜样,傅二石有他自己的艺术语言、艺术表现和艺术方法,他是一个独立的艺术大家,载入我们今天的中国山水画史册”。萧平先生也如是说:“用大块墨和线条组合,跟他父亲不完全一样。这个风格的整体感,就是所讲的体积感,山水的厚重,大的气象,把握的特别好,我觉得这是傅二石先生的最大特点也是他的成功处”。张兴来先生这样评价先生:“……他的风格和傅抱石老师不同,我觉得就很成功了,把名字盖掉也能知道是傅二石老师的画,在风格这方面他也是非常成功的”。这次画展的反响很强烈,从美术理论家到画家,从画家到读者有一个共同的认识就是:傅二石先生的艺术面貌独特、个性鲜明,与其父傅抱石先生的面貌完全不同,傅二石先生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成功之路。

  先生在这个展览会结束后的一个月,他对我说,他又有了新的想法,准备尝试这个想法,再次挑战下现在的状态,遗憾的是天公不做美,没有给先生时间去完成他的想法。

  先生是其父傅抱石先生开创的新金陵画派的最忠实的承传者,但先生不是承传其父的样式,先生承传的是其父的浪漫主义情怀,是承传的新金陵画派的精神,先生的画中始终有出于内心的浪漫主义人格、洒脱而深远和丰富的生活情调,画面中始终给人留有想象和追忆的空间。先生创作喜欢用大块笔墨,洒脱淋漓,且是一笔定型,先生洒脱的大块笔触,即快且狠、又准又稳,在他的大块文章中,体现出的是大美和壮美。这种表现手法,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是他的个性所体现的一种情感流泄,也是宣泄他心中所积淀的千山万水,从而形成了他独特的创作风格。其父傅抱石先生的“散峰狂扫”画法被后人称之谓“抱石皴”,那么先生这种大块笔墨的皴法又该称为何种皴法呢?

傅二石 山水画《黔西风光》傅二石 山水画《黔西风光》

  “我爱白云,尤爱山中的白云。我爱它的虚无缥缈,行踪不定。我爱遮峰蔽岭、浩瀚无际的云海,也爱在峭壁下飘动、时隐时现的残云。我既爱在蔚蓝天空中随意游荡的白云的闲适,也爱岩壑间乌云翻滚时的汹涌。”先生画中的白云,并不是为云而画,那是他心中的诗意,浪漫的情怀,先生心中不但有浪漫的诗意与情怀,先生心中还有一种向往,那就是他画中所表现的泉水和山居,以及用苍松来象征他心中的风骨,由此而形成了高山有人、松风白云、流泉山居的独特画风。

  先生的大美境界,大块文章已经形成了他独有的个性化风格,并且进入了出神入化的创作境界,这与他的勤劳是分不开的,更与他的善于思考和天赋分不开。先生不但为自己的艺术事业辛勤耕耘,同时也是傅抱石先生的艺术推崇和传播者,因为其兄傅小石先生中风残疾,行动不便,家庭中所有的事都落在先生身上,他孝顺母亲、照顾妹妹,整理收集父亲的资料,推广父亲的艺术,自己还要搞创作,所以先生是一个“繁忙”的人。先生胸怀豁达开朗,从不与人计较,所以他在哪里哪里就有笑声,不但如此,先生还是个有善心和社会责任的人,哪里有灾情哪里就有先生的捐助,哪个有困难,先生知道后必会伸手相助。记得有一次我和先生谈到一位熟人因病生活困难,先生得知后委托我送去五万元现金(因为先生当时刚刚手术出院不能前往探视)。还记得有一次一位熟人因生活拮据,先生得知后,毫不犹豫的让师母汇去五万元现金。他亲自为道路上执勤的交警送水送饮料水果;他为家乡铺路、装自来水,他为莘莘学子提供资助,他心地善良的热爱社会,关爱社会,更值得颂扬的是,先生家属多次向国家捐赠父亲傅抱石的艺术品,七十年代向北京故宫捐赠其父亲作品三十三件,向南京博物院捐赠三百六十五幅绘画作品,九九年还捐赠了部分大幅作品,最后一次是2007年向南博捐赠二百九十幅写生稿七十一枚各类印章、八十六件论文手稿,以上这些傅抱石先生的墨宝可谓是价值连城,但先生及其家人毫不吝啬地捐赠给了国家,可见其胸怀和气度、人格魅力非常人能够理解和想象的。先生的胸怀是伟大的,先生的人格魅力是伟大的,称先生为德艺双馨的一代艺术大家是当之无愧的。

  先生的教育方法一向是严肃而又宽松的,先生在教学过程中是严谨而又认真的,但在流派学习上又是宽松的,我在张文俊先生门下学习二十余年,张家的画风对我影响很大,但先生在我学习傅家家学的过程中,总提醒我要结合二家画风,甚至要求我多学习了解其他流派的风格为自己所用,可见先生是位开明的学者。在先生画室的八年里,先生在我身上用了大量的时间,尽心教育真是师恩如山。记得拜在先生门下的第一个月,先生为我上了八节课,每节课都在三个小时以上,八年的学习与教育中,我与先生产生了深厚的师生情谊,师生俩一起研究、讨论、思考,在这其中有着数不清的故事和乐趣,当然讲得最多的是其父亲傅抱石先生,从先生那里了解到大量的傅抱石先生的情况和信息,特别是傅抱石先生的创作状态、创作生活、作画的风格习惯和不同年代所创作不同的风格、题材以及用纸、墨、色的特点,傅抱石先生的画作真伪的鉴别等。这些对我今后研究傅抱石先生的艺术人生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

  先生走了,但先生的艺术永存,先生的精神永存,先生伟大的、高尚的品德,伟大的社会意识感,先生坦荡的君子之风和宽厚的胸襟气度,给我们树立了光荣的榜样。逝者如斯夫,万般不能赎。作为弟子,千言万语难以表达对先生无限的深情,只能把对先生的追思画作动力,坚持先生的艺术追求精神,不懈努力,创作更美更优秀的作品来报答先生对我的培育之恩。

  2018年7月30日写于慎思斋

傅二石 山水画《临流抚琴图》傅二石 山水画《临流抚琴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