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 > 老中青三代齐聚 呈现当代花鸟画院风面目

老中青三代齐聚 呈现当代花鸟画院风面目

2017-09-04 14:19:34

2017-09-04  来源:广州日报 

  《秋日池塘》 李雪松 纸本设色

  《双禽》 许晓彬 纸本设色

  中国花鸟画从传统师徒制的教学模式,进入到现代学院制教学,出现了哪些变化?在老中青三代艺术家身上,又有着怎样的呈现?9月2日~9月18日,在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同时举行的三个展览 “万物自在·当代中国花鸟画邀请展”“得趣·许晓彬花鸟画小品展”“葳蕤春光·李雪松花鸟画作品展”,将以丰富而多元的形态,展现当代学院派花鸟画家的创作成果。

  文、图/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江粤军

  “万物自在”展:

  在革新中见传承

  三个展览中,分量最重的当属“万物自在·当代中国花鸟画邀请展”了。展览邀请到了尚涛、郭怡孮、陈永锵、李劲堃、邢少臣、林蓝、叶芃等共计25位老中青代表性画家参展,他们的作品既有鲜明的中国画元素,呈现了传统的根脉,又有新鲜的表现方式和艺术语言,是当代生活多元文化的一个缩影。从写意物外、深入生活与内化心象三个角度,呈现当代中国花鸟画艺术中关于传承与革新的探索。

  写意物外:中国画是写意的艺术。写意水墨技法在当代花鸟画中的运用,往往表现为一种传承水墨精神的追求,并与观念、个性的自我超越紧密相连,这种追求与20世纪初西方的表现主义异曲同工。当艺术家将淋漓的笔墨倾泻纸间,借用删繁就简的形象为观众带来澎湃的视觉张力时,他也由此宣泄了丰富的个人情感与鲜明的思想观念。

  深入生活:古人从写生中感受自然、体察生命,跟西方的写生有着较为鲜明的区别。今天,多媒体技术让影像能便捷地获取与传播,对景写生的创作方法已不再为人们所过多提倡。但中国传统的“写生”观念却越发彰显出其意义来。深入生活,在寻常花草中寻找灵感,探索问题、摘取新鲜素材——这样的“写生”成为了当代众多花鸟画家们的创作常态。

  内化心象:自宋代起,画院画师们在花鸟的描绘中都有着“格物致知”的追求,他们似乎想要通过对寻常花鸟的静思细味,来参悟天地自然之理。这种内在的思辨与今天自我内心深处的探索,似乎有着某种隐约的关联。当代的艺术家,也能够借助花鸟画倡导观念先行的艺术潮流,让描绘对象脱离或者说超越我们的眼之所见,在带来新鲜感的同时,让观众更好地思索世界与人生。

  “得趣”展:

  画上吹来清新野逸风

  在广州美院,许晓彬师从著名花鸟画家方楚雄,在承袭老师细腻、真挚的画风之外,他以宋代素淡高雅的花鸟画为基调,灵活运用兼工带写的绘画方式和西方水彩画技法,在创作中用笔严谨细致,用墨层层积染,用色清新淡雅,用线优雅舒展,表现对象造型恰如其分,强化自由之感游刃有余,其作品素淡清幽而不失自然野趣。

  传统中国画注重“达意”,也就是很强调意境的营造。出生于潮汕地区的许晓彬,家乡质朴而醇厚的民风和文化,培养了他温文儒雅的个性。因此,他笔下所绘多为生活中少见的乡村田园之景。素淡的纸本之上,有野雀二三,芦苇细细,随风飘荡。观众面对其作品时,在清新野逸中能够体会到画家对于自然生命的关怀之情与敬重之心。

  “葳蕤春光”展:

  大自然的生命咏叹调

  李雪松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花鸟画专业,他是能够深入生活的典范。每过一段时间,他就会抱着一大批作品前往老师郭怡孮家里请教,当中有写生也有创作,这些作品每每让老师感到激动。

  “他能钻进去而且耐得住寂寞,这在当前对一个青年画家来说是难能可贵的,这是我看好他的重要原因。”郭怡孮如是道。同时,他对李雪松也寄予厚望,“下一步我对他提出的要求是在深入生活的同时再向传统深入。我希望他能多读原著,深读经典,以历史名作作为范本,多看多临,研究式地学习,与学习美术史和美术理论结合起来,成为一个系统工程,再造一个自己的学习计划,特别是从艺术理论上再武装自己,向学者型靠拢,一个中国画家不能只靠技术就成大器的,因此从理论上的提高对李雪松来说将是大有裨益的。”可见,生活与传统都不能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