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 > 墨攻:“启承转合”的中国画脉络

墨攻:“启承转合”的中国画脉络

2017-09-04 14:17:09

2017-09-04   来源:中国文化报 

墨攻:“启承转合”的中国画脉络

  村居纳凉图(国画) 王素

墨攻:“启承转合”的中国画脉络

  采真瑶岛图(国画) 陆治

墨攻:“启承转合”的中国画脉络

  仿陆治山水(国画) 张宏

  本报记者 高素娜

  从沈周到傅抱石,23件画作跨越15至20世纪的500年时光,穿越到21世纪,展现在观众面前。8月25日,“墨攻:首届武汉水墨双年展”的第一个单元“启:中国绘画的思想与笔墨”拉开帷幕。展览分“真境与奇趣”“与古为新”“归隐与入俗”“观物之生”四个单元,展出了陆治、张宏、沈士充、高岑、李世佐、沈周、朱耷、胡慥、王武、任伯年、傅抱石等23位画家的23件作品,包括立轴、手卷、册页、扇面等多种形式,呈现了中国古代绘画的多元面貌。

  用作品呈现水墨

  承继的蛛丝马迹

  明代吴门画派重要画家陆治的扇页《采真瑶岛图》是一幅设色淡雅的山水景观,又名“天池仙馆图”。画中,一位文士正带着童子向瀑布楼阁走去。这是一幕人间仙境,文士既是在游览胜景,也可以说是在求仙。天池胜景,最著名的作品是元代黄公望的《天池石壁图轴》,但相比起来,陆治的画更具有写生的实景色彩。吴门绘画中“纪游图”一类的作品非常成熟,陆治曾临摹过明初王履的《华山图册》,因此该扇面中呈现的“只在此山中”的视角可能就是受到《华山图册》的启发。同场展出的张宏《仿陆治山水》是明清吴门绘画的代表人物张宏临陆治的作品,其画中山头的形状、设色的方法乃至山体的皴擦方式,都可看到陆治的影子,但同时亦有许多独特之处,呈现了后辈仿摹前辈作品时对水墨形式的继承与创造。由此可见策展人选择作品时的思路,即古人摹古,由水墨促成老古人与新古人的机缘,或通过水墨显现出老古人到新古人承继脉络的蛛丝马迹。

  “这23位艺术家,年纪最大的是近600岁的沈周,最小的是已有110余岁的傅抱石,前后跨越了近500年,虽然各处不同的背景,但他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该单元展策展人、中央美院史论系主任黄小峰说,此次展出作品均来自湖北省博物馆的珍藏,既有美术史中浓墨重彩的名家,也有着墨不多的画手,大部分作品都曾收入《中国古代书画图目》第十八卷,有些系首次公开展出。“这些画作的不同之处在于,作者不同、主题不同、笔墨风格不同、思想内涵不同。相同点在于,它们都是我们今天所说的传统的组成部分,是我们当下的艺术所共享的资源,需要重新被我们欣赏和理解,启迪我们进入新的航程。作为武汉水墨双年展的起始单元,‘启’并不是为了追溯中国绘画的源头,展览无意、也无法展示中国绘画的完整历史,我们所想的,是用这些沧海遗珠来引出问题,这些问题关乎这些画作本身,也关乎我们每一个人。”黄小峰说。

  以“墨攻”破局质疑

  “墨攻——首届武汉水墨双年展”是武汉美术馆于今年创设的学术品牌展,由黄小峰策划的“启:中国绘画的思想与笔墨”、卢炘策划的“承:以书入画的承上启下(苦铁金石、亘贯书画——吴昌硕作品展)”、鲁虹策划的“转:笔墨与都市”以及王春辰策划的“合:融汇与变通”4个单元展,以及两个平行展、一个论坛和相关公教活动组成,旨在揭示水墨的特殊性和复杂性,以显示其来源、承续、转换和发展至今的综合之势。

  “水墨的起点是圆锥状的毛笔、宣纸和墨汁,这三种物质媒介的相互作用,界定了一个画种,一种文化,也生成了一种再现物象的方式。宋元时期创立了水墨绘画的最高准则,成为后世难以超越的典范。明清之际,面对政治和社会分崩离析,面对宋元水墨画的成就,明清艺术家们以一种知性的、自觉和内省的属性寻求突破,力挽狂澜,当下水墨艺术的发展同样面临着各种困境。首届武汉水墨双年展试图从传统中国画的文化宝库中提取最具代表性的元素,用图像学、社会学的研究方法呈现传统中国绘画。”本届双年展总策展人之一、武汉美术馆馆长樊枫说。

  在另一总策展人、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学术部主任王春辰看来,中国绘画绵延有序,自有脉系,其源起与绵绵发展不仅仅是一次又一次的时间叠加,而是反映了一代又一代的绘画递进,其实质乃是栖息在这片大地上的画家群体的一种精神存在。“从‘启’开始,我们就看到中国绘画兴起发展的过程中,每一笔皴擦点染都寄寓了中国画家的心智、心态与情怀。他们对形式的选取与偏爱,源自这片土地滋养出的东方美学观,也由此又产生了中国历史上独有的绘画原则,如澄怀味象、气韵生动、骨法用笔、道法自然等,无不展现了中国绘画的气质和实质。这些绘画美学主导并影响着中国绘画的千年发展,江山代有新人出,流变与演化时时发生,但精神面貌依然独树一帜,依然具有绘画的独立特质和语言延续性。此为,‘启’提要式地展现了中国绘画的历史精神与气质。”王春辰说。

  当前,中国水墨受到来自各方的质疑,远远超过它在漫长历史中所遇到的质疑总和。虽然这些质疑并不是一次双年展所能解决的,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也不失为一种破局之法。“我们想要表达的基本观点是:就艺术而言,观念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观念的表达,最终还是要通过艺术本体来实现。我们之所以倾心竭力举办这次活动,目的便是探究中国水墨本体语言的当代性。”武汉美术馆艺术总监高小林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