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 > 相比西方现当代艺术,千年前中国绘画中的某些

相比西方现当代艺术,千年前中国绘画中的某些

2017-08-10 16:07:14

2017-07-11  来源:文汇报 
2017-05-19 09:41:25来源:文汇报作者:责任编辑:郝魁府

  ▲宋代天才少年王希孟留下的长卷《千里江山图》,让人感叹青绿山水竟可以如此魅丽,俨然画出日照千山的光辉。原来,古人也曾和今天的人们一样被光感动,用彩色画出光,赞美光。图为《千里江山图》局部。(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中国古代绘画的色彩不在绚烂夺目,而在宁静典雅,譬如画出幽远蓝天的这幅宋徽宗《瑞鹤图》。

  ▲宋画里的花是有生命的,似比梵高的画更让人感动。花与光浑然合一,连暗部都泛着光,光像是借着花的形状绽放。且看传位南宋画家吴炳所绘的这幅《出水芙蓉》。

  ▲ 清初画家石涛的《山亭》中,已现“抽象”与“极简”的影子。画面用寥寥数笔的线条画山,接近抽象,又最低限度地保留了形象符号,清冷如冰山,“万古寂寞”大概就是这个样子。

  ▲古代宫廷绘画的色调感极好,多用灰色来中和原色,这也正是后期印象派色彩大师塞尚用色的方法,只不过灰色与原色的比例不同。图为宋代宫廷画师刘宗古《瑶台步月图》。

  ▲南宋画家陈容《九龙图》不仅画黑暗中的光,还在画开辟鸿蒙的“气”,那是一种无形而伟大的宇宙力量。图为《九龙图》局部。

  本报记者 范昕

  光影只是西洋绘画的专利? 古代国画太过陈旧,也太过保守? 近日出版的艺术札记 《照夜白———山水、折叠、循环、拼贴、时空的诗学》,澄清了关于中国古代绘画的一些误解,并且指出:相比西方现当代艺术,千年前中国古代绘画中的某些观念毫不逊色甚至有所超越。作者韦羲是画家兼艺术评论家,在书中频频征引西方名作,将中国古代绘画之美层层剖析,娓娓道来,为人们呈现一种私人却又新鲜的“欣赏之道”。有人说,如此借西方思维观照东方传统,不是借“世界”惠顾我们,而是以宋元的骄傲,斜眼看去,雄视域外。无论这样的阐释在学界看来是否严谨,都给了我们一个启示:是时候重新回顾中国古代绘画了! 那是一座有待开采的宝库,藏着古人无数的尝试,值得人们珍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