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 > 当代书法欣赏的非艺术因素

当代书法欣赏的非艺术因素

2021-01-12 14:16:22


来源:书法理想

  在我们看来, 书法欣赏中的这种非艺术因素, 主要包括下述几个方面的内容。首先, 是一种“名家效应”。名家才能出名作, 能出名作才是名家。因而一般而论名家的作品水平肯定会高, 这是毫无疑问的。然而尽管如此, 名家这一因素却也并不是作品本身的一种艺术素质, 而仅仅是与作品相关的一种非艺术因素。

  但就是这一非艺术因素, 却会对相应的欣赏结果产生相当大的影响。而这种影响的最普遍的表现形式, 就是对相应作品的欣赏评价趋于偏高, 即超出作品本身的实际水平。因为, 只要一见是名家之作, 人们从审美心态上立刻就会刮目相看起来。接下来便是诚惶诚恐、心醉神迷, 待之唯恐不敬、视之唯恐不深、赞之唯恐不高了。

  

  在这种情况下, 将作品分析研究得面面俱到、十分透彻, 是肯定无疑的, 但同样也肯定无疑的, 则是往往也会因为是名家之作, 而将其中的某些缺憾与不足当作优点来对待。譬如明明是“出轨逾矩”, 反而被誉美为“无法之法”之类。这方面最常见的一种现象, 便是将名家的某些早年之作、平庸之作, 都一律作为代表之作来对待。

  其次, 是一种“名人效应”。这类人物的书法水平未必很高, 但在其他领域则属叱咤风云、举足轻重的人物。因而人们在欣赏他们的书法作品时, 同样是会刮目相看的, 而最终的欣赏结果也肯定是偏高。其间的原委与机理, 与人们欣赏名家之作时的情况差不多。

  而在这里尤其耐人玩味的, 则是那些“有争议”的人物的“遭遇”。因为人物有“争议”, 所以对其书的欣赏与评价程度也便高低不同、变化悬殊。在这里, 存在着这样两种相当典型的情况:第一, “书价”跟着“人价”走, “书价”与“人价”共浮沉。亦即当人们对这些人物的评价高时, 对这些人物的书法艺术的评价也同时趋高;当人们对这些人物的评价低时, 对这些人物的书法艺术的评价也同时趋低。

  

  第二, “人价”跌时“书价”涨, “书价”与“人价”背道而驰。亦即这样的人物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越低, 他们的书法作品则身价越高。譬如, 像王铎、张瑞图这样的人, 在人格、气节方面有“硬伤”, 因此他们在以往的书法史上, 是一直受到不同程度的贬抑的。现在人们已经不大看重这样的人格、气节问题了 (认为其中有一定的封建色彩) , 所以他们在书坛上也就“大红大紫”起来了。书法史上的此类书家, 并非绝无仅有的个别现象。

  再次, 是一种“古代效应”。这表现在:只要是古代的书迹, 就肯定会被人们另眼看待;而且, 被另眼看待的程度, 是与其古的程度成正比的。因而, 越古的东西被人们评价得越高, 甚至可以“高”到颠倒是非、以假乱真、指鹿为马、无中生有的荒诞程度。

  在对古代书家与书作的欣赏与评价中, 已经不同程度地存在这种情况。而这种情况的最为突出而典型的表现, 则是在对哪种“民间书迹”的欣赏与评价之中。如所周知, 这样的“民间书迹”, 在今天也是到处都有、随处可见的。但绝没有人会拿它们当作一回事, 就更不可想象会有人将它们作为书法艺术了。

  

  然而, 倘若某一“民间书迹”是在古墓葬、古遗址中的考古发现, 那它一下子就会产生出一种轰动效应来。在这种轰动效应的震慑之下, 人们的“极端重视”已经不止是将这种“民间书迹”作为具有一定历史价值的文字书写来对待, 而更是干脆就将其作为一种不同凡响的书法艺术来对待了。那些“考古发现”的古代简牍、墓志文字等之中, 大多是这类东西。在这里, 决定着书法作品的身价地位的, 已经几乎完全不是作品本身的实际情况, 而仅仅是那个“古”了。

  最后, 是一种“舆论效应”。这种“舆论效应”, 指他人 (既包括古人也包括今人) 对某一书法作品的认识、评价, 直至那种具有广告性质的“宣传”与“吹捧”等。既然可以成为“舆论”, 则这类观点与认识往往就是相当一部分人的共识了 (当然也不绝对排除个别人的意见的价值与意义) 。而且, 其中自然也是包括着正反两个方面的意见的。

  应该说, 欣赏任何一件书法作品, 都是很难完全彻底地置身于这种“舆论效应”之外的, 甚至可以说也是不应该完全彻底地置身于这种“舆论效应”之外的。譬如说, 要很好地认识与评价这些作品, 必要的条件之一就是要尽可能全面地了解一些与之有关的背景资料。这背景资料的重要内容之一, 就是他人对这件作品的认识与评介。

  

  因而从一定的意义上完全可以说, 这“舆论效应”实乃人们正确认识与评价一件艺术作品的一个重要条件。然而也正因为如此, 人们才不可避免地要受到这种“舆论效应”的牵制与影响, 从而使他们对于书法作品的认识与评价, 在一定程度上变成对这种“舆论效应”的认识与评价, 亦即变成被这种“舆论效应”所诱导与同化的认识与评价。所以这种“舆论效应”, 也同样是影响与制约着书法欣赏的水平与质量, 却又并不构成为作品本身的外在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