鉴赏 > 他的画作平和朴实、清静典雅,堪称一代大家

他的画作平和朴实、清静典雅,堪称一代大家

2021-01-04 14:43:53


来源:松风阁书画

  在中国,水墨画问世之前,青绿山水画早已存在,并且曾经辉煌。但自唐以来,“文人画”为中心的审美价值体系雄踞主导地位,青绿山水画被视为“艳俗”、“匠气”,渐被冷落,甚至被后人遗忘。


  青绿山水画的兴起、盛世、没落,给人的一个启示:任何一种艺术要永葆青春生机,则需顺应时代发展态势,才能让世人认可、赏识,与时代共生共荣。

  20世纪末,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不断深入,加之网络全球化的助推,东西方文化相互碰撞,多元文化的交流日益频繁,竞争已成为当今社会发展态势,如何改革创新成为竞争的实质和主旋律。


  在画坛,亦是如此。可喜的是,卢禹顺、许俊、卓鹤君、林容生、范扬、牛克城、阳先顺等一批新青绿山水画家,他们抓住了“古为今用,外为中用”之精髓和多元文化的时代契机,不断地从传统中寻找开拓创新的基点,把握时代文化的脉搏,探索与现代社会观念和审美趣味接轨的艺术个性风格,创造青绿山水画的新样式,让青绿山水画这个古老的民族艺术焕发出富有时代气息的青春,让世人耳目一新。


  林容生作品大多采取局部形式布景,在画面上寻求奇巧,不受到传统法则的约束,一直寻求创新,绘画题材的创新和突破也是他有别于传统绘画构图的一个重要因素。他强调整个画面构图的完整性和统一性,作画笔墨结构繁复,丰富却不显得琐碎。简化凝练山体的外形,有节奏有章法地进行画面穿插,给人以独特的视觉效果。


  他的画最先吸引人眼球的便是他作品中的符号化特征,以符号化的方式组织成视觉化的情感画面,呈现出一种清新宁静的画面感。

  林容生的山水画每每让人置身于空灵清旷的境界之中,享受一种体验永恒的静穆。他在《山高水长》中写道:“清泉在青山的影子里从容地流淌着不断地重复着那一段山高水长的老故事。”“山高水长的老故事”,让画家在内心体验着自然山川那无始无终的永恒自在性,在宁静清澈中让人获得一种永恒的诗性感悟。


  林容生的画笔墨气质是内敛而沉静的,格调是清逸的,造型是追求简约的,他崇尚渐江、倪云林,并深受他们的影响。他的山水静境,每有一种“山静似太古”的意味。林容生的工笔青绿山水,尤以清静之境取胜,在清静中萌动一种似淡还浓的诗意。

  如《秋歌》《幽花》等画都很成功。前者不似春光胜似春光,创生出清而峭的静秋艳美。“松风涧水天然调”,这美的气质、风姿是天然淡荡而又优雅烂漫的,既无浮躁之气,也与时尚的娇艳、妖冶绝缘,气格高华,韵在象外。


  《幽花》更画得迷雾朦胧,幽眇有致,颇得氤氲气象。画景设色忽明忽暗,暗处光色沉郁幽玄,明处黛瓦粉墙灼灼亮丽,惝恍处烟云霏微最富韵味。

  林容生的作品温而不火,色彩看上去既明快,又沉稳。在山水画中,掌握青绿之法已非易事,个性化十足的色彩运用更加不易。


  和许多学画的青年一样,他对毕加索、凡·高等西方大师十分崇拜,为五光十色的现代艺术倾倒过,曾经尝试过用调色刀把油画颜料与水墨混合在宣纸上作画,然而涂抹一阵,热情慢慢地降下来了,冷静之余退而思索,他作出了深入学习本民族传统艺术的选择。在色彩方面,他追求一种平和朴实、清静典雅、富于生命活力的感觉。

  他的山水画似乎脱胎于传统的金碧山水,又似乎借鉴了西方绘画的某些色彩表现手法,不仅色彩与笔墨达到了一种微妙的平衡,房屋、山水、云树、景物的符号化,也都具有了一种轻松的幽默感。


  他的作品将“自然山水”置于“人文山水”的层面上,用笔墨线条的差异、色彩冷暖黑白的对比,白墙黑瓦的几何造型组合,把线的节奏转换成面的变化与韵律,并通过色彩、块面的结构方式产生令人亲切的和谐感,饱含着一种沧桑和一种对生命的向往。

  林容生喜欢用实笔绘景,而背景则通常留出大面积空白,在总体上营造出豁朗通透的效果.而山石村舍等符号元素借画家看似漫不经心的笔势,呈现出微妙的节奏感。他作品里的树石房舍均可看成线的组合体,按照节奏的需要,画家把线条转换成形体与块面,它们之间产生对比、冲突、和谐等关系,而色彩的敷设又使韵律感更为丰富,更有变化。


  因此,欣赏林容生笔下的山水,青山绿水、鸟鸣清幽,一种现世安稳、岁月静好的惬意油然而生。再品时,感受到的则是艺术家游山访水时的那份淡泊名利与寻根溯源之心,一时间,仿佛与陶渊明展开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那种穿越时空的对话。也许,林容生正是将他对武夷山这片土地深沉的爱和他那份悠然的诗人情怀,全都倾注在了画面的水墨和色彩之中。


  恍惚间,似乎看到他正在武夷山壁立万仞的山崖下,一笔一墨,一壶清茶,坐看云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