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法 > 批评沈尹默书法“俗”,陈独秀的底气是什么?

批评沈尹默书法“俗”,陈独秀的底气是什么?

2020-10-15 16:11:02


来源:新浪网

  1958年,沈尹默先生在其著作《学书丛话》种写下了这样一段回忆:陈独秀到沈尹默的住所,进门就大声地说:“我叫陈仲甫,昨天在刘之家看到你写的诗,诗作得很好,字其俗入骨。”

  沈尹默先生被这突然又直接的一句话说愣了,感觉这话很刺耳。但是他转念一想,自己的字的确有问题,因为受南京仇涞之老先生的影响,而且喜欢用长锋羊毫写字,写字时又提不起腕子,所以字里又俗气。

  正是受了陈独秀的这句话的刺激,沈尹默先生在随后的时间更加发奋学习书法,并一直试图解决字中俗气的问题。沈尹默接受了陈独秀的药石之言,在流利润朗的帖学基础上,融入沉雄苍拙的北魏、汉碑味道,精摩简牍,祛除柔弱,终成一代书法大家。

  陈独秀与沈尹默先生这个故事大约发生在1909年。其实,这个事蕴含了两位大家书法思想的碰撞与交流,属于学术范畴,现在少见这种真诚交流与碰撞的氛围。1917年底,蔡元培邀陈独秀出任北大文科学长,还是沈尹默推荐的,可见二人的胸襟与情谊。

  陈独秀对于沈尹默书法的评论对不对?从现在来看,我们不得不佩服陈独秀对于书法的眼光。沈尹默先生的书法,文雅又功力,却陷入到平正单调的境地,进而显得满是俗气。陈独秀看出了沈尹默书法缺陷的根本,并直言不讳地提了出来,这还得自于陈独秀对书法深厚的理解认知。

  陈独秀自幼受过良好的教育,他两岁失怙后,被四叔陈衍庶立为嗣子,而陈衍庶本身就是清末一位大书画家,自然陈独秀学起书画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陈独秀成年后,无论是在日本留学,还是参加革命,甚至屡次遭受牢狱之灾,都未能抛开书法。

  陈独秀的书法,擅长多种书体,其行草书高迈壮阔,有晋唐风韵;其隶书取法经典,并融汇简帛的写法,高古飘逸;其篆书基本功扎实,厚重沉稳。诸种书体,均格调极高,毫无俗气。这可能也是他敢于直言沈尹默书法病处的底气所在。

  对于当时字有俗气的沈尹默,陈独秀是直接“骂”出来了,即使是鲁迅高弟的台静农,与陈独秀有世交之情,陈独秀对其也是毫不含糊地提出警告:“易俗!”台静农书作原本学沈尹默一路,受到陈独秀告诫之后,改弦易辙,从倪元璐之风,终成书法名家。

  这两则故事向我们昭示了陈独秀的耿率性格,当然也展现出他在书法方面不同寻常的洞察力、思想力。在他批评别人的同时,他也经常反观自己。陈独秀谈到文学时风时认为:文学之文应华美而不重实用但并非无用,而文章之美在于质朴、有用。

  陈独秀在文学中明确反对有“疲软”之风而无“骨鲠”之气、有“矫饰”之风而无“内涵”之实的现象。此与书法,情理相通。面对书法中的俗气问题,陈独秀高举“反对”大旗,也是一位“终身的反对派”。他反对的“俗”,包括“习气”“匠气”。

  1941年,陈独秀在致台静农函札中,对沈尹默的书法再表批评之意,表达了他个人对于书法的独特见解。他赞沈尹默“素来工力甚深,非眼面朋友所可及”的同时,又指出“其字外无字”。在陈独秀的书法见解里,两个关键词“笔笔有字”“字外无字”,是我们必须要注意的。

  “笔笔有字”强调点画线条的意味、笔墨的意涵,以及充沛的感性表现;而“字外无字”意思是说,书体要有自己的意态,书家要有自己的情态,彰显自己内心的精神世界。所以,陈独秀对于沈尹默书法的一句批评之言,值得我们认真咀嚼、反复消化。

  尽管20世纪40年代的沈尹默,在书法上已大有成就,是国内公认的书法大家,但在陈独秀眼中,沈尹默的书法还没到达他理想中的书法最高境界,这也是挚友之间的最高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