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作 > 文脉在心 法自在我 ——沈三草的中国画艺术

文脉在心 法自在我 ——沈三草的中国画艺术

2020-10-15 15:31:52


来源:国风网

  徐恩存/撰文

  处在历史巨变的时代,每个人都在特定的格局中寻找自我、确定自我,在焦虑中突围、在解构中重构……,这已成为当代画家面对的基本的情态;与之不同的是,当代文化语境中的画家沈三草,却显得神闲气定,不趋时尚、不求闻达,依然故我,一意孤行,他的山水画亦是特立独行的产物。沈三草书画俱佳,善行草,银钩铁划,点线灵动飘逸,似笔走龙蛇、风清骨峻,悠然而来,苍茫而去……,就绘画而言,三草每每以书入画,重在笔墨美感的突显与展示,且在点线的游动中,强调提按顿挫、中锋转侧锋的变化,变“画”山水为“写”山水,使一幅咫尺山水在他笔下简洁、概括、精炼、含蓄……,极富文化韵致,耐人寻味。他的画面中始终漾溢并焕发着笔墨变化所产生的笔型、笔性之美与干湿浓淡对比、互动的郁勃生机。在“意到笔不到”的领悟与感受中,沈三草以“玄之又玄,众妙之门”的精神引领,坚持从中国画写意本质和文化特点出发去探究笔墨语言、心象情绪、境界生成所体现的审美价值;即是说,每幅作品,不论尺幅大小,都注重绘画本身与笔墨本体的研究,使之在继承古代文人画的经验、资源中,表现出自我意识的自觉与当代文化语境的现代美感魅力追求,进而形成他作品的特质和审美张力。沈三草对中国画及其笔墨语言的研究,进入到内部与本体层面,不停留在经验层面,是有特殊意义的。从画家的《仰看乔木深》、《爱竹来野寺》等水墨作品,以及《青山旅行》、《坐看闲书》等彩墨作品,分别看到一条回归自我的轨迹。即从古典文人画的趣味性用笔与散淡避世情怀,过渡到充满现代感与当代人情绪的热烈、厚重与拙朴,由此产生令人刮目相看的非凡意义。三草的绘画在继承、借鉴、转换与思考中,形成了多维性与多意象的丰富特点,使作品个性愈加鲜明。只有以艺术的纯粹性替代了泥古的功利性,在艺术的自觉中,作品才渐趋于浓厚的书写意味,现代精神的激情、自然性情的趣味,以及独到的艺术手法也融入到笔墨之中,在历练中,他的作品呈现出了成熟与纯正交融的特有气息与品质。三草先生的近作,令人耳目一新,作品愈加洒脱,在随意即兴中率性挥洒,体现为烂熟于心的老到与自信。文脉在心,而不在表面;法自在我,我用我法;惟用自己的眼睛观察世界者,才能做到用自己的语言言说世界。细读画家近作的无标题系列,与果蔬花卉等小品,则看到画面简洁、色彩浓重,气氛详和,人物的符号化表现,在不失写意的风格中吸收了印象派油画的表现性元素,展示了人与自然、人与世界、人与人天籁般的纯真本色;画面处理尽量率意,不加雕饰、力求回归原初的本质;在看似拙笨的线条中,体现了书写的韵致,画家强调的是对天真本色的向往与憧憬,关注的是心灵的纯净与自由和谐图景的编织。在神秘、梦幻中,三草完成新审美境界的营造,也完成了笔墨的转换。

  这里,笔墨语言的转换是一个巨大的存在,从中国古典绘画语言向现代语境的视觉感受转换,并完成梦境的编织,存在着时间与空间的距离、跨度与阻隔的,而且,梦幻本身也是需要距离的,笔墨里的梦境与幻觉,在画家那里包含了必然的三个层次——体裁、语言、风格,它们在递进、交融中得到完满的呈示,在侧重于从笔墨程式到语言的转换中,进而在营造画面整体的风格时,实现对作品题旨与境界深层意义的认知与理解。特别是如何把传统笔墨与现代视觉感受的语言表现进行重合,同时保留其明显区别,并赋于其丰富性与多维性,展示出成熟、完美的风范,让人领略其在整体风格中的各自内涵,以及它们的内在关联和风格生成的审美价值与艺术意义,这些具有启示性的做法与展示,都是难能可贵。

  

  

  

  

  

  

  在沈三草的作品中,表象的古典情致,谙含着他对文化过去时的追忆,而浪漫主义气息则表现他对现实的热情,那么对现代主义的失衡、符号化、空间平面化,乃至非逻辑与非合理的情绪性的自由表达,则体现强烈的对现代精神的向往、憧憬与想像,体现了艺术理想主义的精神追求和自觉。沈三草的中国画,题材广泛,涉猎山水、花鸟,但万变不离其宗。他的作品,可谓“书者,心迹也”,即使寥寥数笔与简约淡泊,或不经意的点染勾勒,都是日积月累的素养积淀和生命情调的坦露。

  

  

  

  

  应该说,这些虚灵散淡之作,是生命浅吟低唱的深幽隽永表现,是一种精神高度、一种境界,也是一种理想的展示。笔墨虽简,寻常情境入画,风物小景,缀而成幅;无疑,比起鸿篇巨制,它没有山呼海啸的气势和匠心独运的雕凿,它是随心所欲之作,即兴而来,潇洒而去;其中,引人注目的是画家的精神境界直接影响画面的品位,沈三草的作品多如此,并成为他显著的艺术特征。

  

  

  

  

  

  

  境界高、有格调的作品,多是无技巧、无痕迹的作品,它以艺术家的精神蕴涵为支撑,无折射的是艺术家卓然有致的心灵世界。所谓生命的浅吟低唱,并不是空虚的玄说,而是指源于生命独特感悟与基于人性尺度的情感表达,这是一种对通常形态的超越和对普世价值的追求,用以抵达对象的意义本旨。由此看来,沈三草的中国画,不属于时尚,而是一种恒久精神的结晶。

  

  

  

  

  

  正因此,沈三草敏于心、感于物,或为自白独语,或感时伤怀的咫尺图景,但流溢的确是画家内心意愿和灵魂质地,可以说,这种洒脱自由其实也是人性纯真本色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