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 > 纪念伟大的收藏家萨马兰奇诞辰100周年

纪念伟大的收藏家萨马兰奇诞辰100周年

2020-07-20 14:42:04


来源: 新浪收藏

  李祥

  7月17日是萨马兰奇先生诞辰100周年。2010年,我写过《奥林匹克收藏的教父——纪念萨马兰奇诞辰90周年》的文章,国家媒体及官方机构刊登,但可能是“教父”的用词原因,现在已多被删除。转眼十年已逝,我在萨马兰奇先生诞辰100周年来临之际,用自己收藏的与萨马兰奇先生相关的藏品来“纪念萨马兰奇先生诞辰100周年”,并在北京宋庄艺术区个人展厅举办展览。同样,我个人关于萨马兰奇先生致力于奥林匹克收藏,乃至于他对奥林匹克运动的贡献和影响也有了更深一层的认识和理解。

  萨马兰奇与奥林匹克收藏

  1966年,萨马兰奇先生当选为国际奥委会委员。1967年,他在《奥林匹克评论》上发表了《奥林匹克运动和集邮》文章,对奥运邮票与收藏做了详细介绍。事实上,1896年第一届雅典奥运会举办所需资金,有很大一部分资金来自发行的奥运邮票筹集而来,这也是历史上首次发行体育邮票。以后,历届奥运会不仅主办国发行,其它国家和地区也都会发行各式各样、意义不同的邮票。

  萨马兰奇先生只参加过在家乡的奥运圣火传递——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萨马兰奇签名火炬 (李祥收藏)

  萨马兰奇先生是一个酷爱收藏的收藏家,收藏有齐全的奥林匹克主题邮品。除邮品外,在供职于国际奥委会的44年中,他还收藏有众多其它的藏品,包括火炬、奖牌、纪念章等,包括各国、各界及各届奥运会组委会赠送他的,等等收藏品,他毫无保留的赠送给了各个博物馆。这其中许多都成了奥林匹克收藏的珍品。它们见证着奥运历史,为研究奥运提供了宝贵的文物和史料。

  萨马兰奇先生在担任国际奥委会主席期间,始终致力于奥林匹克遗存的保护和展示。他曾多次指出:文化是奥林匹克的灵魂。他响应顾拜旦的愿望,积极筹建奥林匹克博物馆。1982年,在洛桑市政厅的演讲中,萨马兰奇先生讲到1916年奥林匹克博物馆的雏形出现,设置在蒙特伯能(Montbenon)娱乐场里的一角。

  1934年,顾拜旦推动建成了独立的奥林匹克博物馆。1967年洛桑市政府提供了维迪堡(the Chateau de Vidy)给国际奥委会作为总部,遗憾的是奥林匹克博物馆未能同时进入,只能暂时停止开放。此后,国际奥委会和洛桑市政府达成协议,一个临时性的博物馆和研究中心在拉乔内(Ruchonnet)大道投入运作,同时选址在德乌西(quai d′Ouchy)建设永久性的奥林匹克博物馆。

  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先生签名照片及特制名片(李祥收藏)

  1981年,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先生在奥林匹克巴登会议上确立的优先工作之一就是兴建一座现代化的奥林匹克博物馆。并在会议上指出:古代奥林匹克运动距今已有三千年了,现在建立奥林匹克博物馆,是为了未来的三千年。萨马兰奇先生在《奥林匹克回忆》一书中写道:“我需要的是一块宽阔的空地,面对湖泊,就像一个小的‘地中海’。”

  1982年,由萨马兰奇先生亲自出面筹集建设资金、48位捐助人每人捐助100万美元的奥林匹克博物馆在瑞士洛桑初步建成,包括图书馆和文献档案馆都向公众开放。萨老也把他的珍藏品捐给了博物馆。1993年,新博物馆全新亮相。1995年,获评为欧洲年度博物馆。同时,世界各地也在建设着奥林匹克主题的博物馆。在萨马兰奇先生提议及主持下,2007年7月16日,国际奥林匹克博物馆联盟于国际奥委会总部所在地瑞士洛桑成立。联盟的建立旨在促进体育与文化进一步的融合与发展,特别是在使用国际奥委会五环标志方面同意为会员博物馆提供支持,推动体育与奥林匹克文化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

  2000年5月,萨马兰奇先生在《奥林匹克评论》上发表文章《文化和教育》。其中写道:“我们伟大的复兴者顾拜旦最殷切的希望就是文化和体育运动可以融为一体。顾拜旦提到在奥林匹克主义的黄金时期,文学艺术和体育运动的结合保证了奥运会的伟大。在未来也要这样。”最初几届现代奥运会上,在奥运比赛的同时,也会有建筑、文学、绘画、音乐和雕塑的比赛。如今这些比赛不再和奥运会赛程同时进行,但整个四年的奥林匹克周期内,各主办城市都会推出各种各样的文化活动,而奥林匹克收藏品的展示和交流是其中的重要部分。

  奥林匹克文化与精神是需要继承、发扬的,而奥林匹克文物就是奥运文化传承的载体、奥运精神的化石。我想这就是萨马兰奇先生重视收藏、亲自收藏、支持收藏和大力推动奥林匹克博物馆建设的原因吧。

  萨马兰奇签名封及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徽章一组(李祥收藏)

  萨马兰奇与中国的奥运收藏情缘

  在萨马兰奇的提议下,中国体育集邮协会于1986年4月29日成立,这是中国最早建立的全国性行业集邮协会。郎平为首任会长,萨马兰奇亲自出席成立仪式(现作者任该协会副主席)。在萨马兰奇的提议下,1990年9月22日,中国体育博物馆正式开馆。萨马兰奇出席剪彩仪式,中国体育博物馆从“制定计划到实施,整个过程得到了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的关注”。但非常遗憾的是,中国体育博物馆在北京奥运会筹办、举办期间乃至今天都没对外开放,痛失向国人和世界展示中国亦是世界体育文化之摇篮的机会。

  2009年6月,在洛桑召开的第四届奥林匹克博物馆联盟年会上,萨老关切地问:新的中国体育博物馆建设进行得怎么样?是独立建筑吗?是北京奥运会(北京市)的还是全国的?萨马兰奇先生殷切希望尽快建成新馆,表示要在博物馆落成之时,将他的部分藏品捐给新的中国体育博物馆。得益于萨马兰奇的支持和推动,2006年,中国第一家奥林匹克专题博物馆在厦门开始动工兴建。萨马兰奇对场馆设计、馆藏、构成及运营模式等提出了宝贵的建议,并热情表示要整理自己的收藏品赠送给博物馆。

  萨马兰奇将自己的收藏品交由时任国际奥委会委员、国际奥委会文化暨奥林匹克传承委员会主席的奥林匹克收藏家吴经国先生负责。吴经国先生从2005年至2014年先后创办开馆了厦门奥林匹克博物馆、天津大港奥林匹克博物馆、天津萨马兰奇纪念馆和南京奥林匹克博物馆4个民营博物馆。在2008年1月厦门奥林匹克博物馆正式开馆和2009年9月天津大港奥林匹克博物馆开馆之时,萨老都亲笔题词祝福,但由于身体原因未能亲临见证,实为一大憾事。我有幸曾被邀请负责了厦门奥林匹克博物馆和天津大港奥林匹克博物馆的筹建、开馆、运营工作及天津萨马兰奇纪念馆的管理运营工作。

  天津萨马兰奇纪念馆是在时任天津市委书记张高丽的支持下,由政府免费提供土地200亩,政府投资3亿元,由两个国际著名建筑设计机构联合设计,建成建筑面积达2万平方米的博物馆。2013年,萨马兰奇纪念馆开馆,国际奥委会时任主席罗格、现任主席巴赫、亚奥理事会主席艾哈迈德-法赫德、时任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萨马兰奇亲属及90多位国际奥委会委员等数百位嘉宾专程出席了开幕仪式。萨马兰奇纪念馆已成为世界最著名的行业博物馆之一,而厦门奥林匹克博物馆是中国第一个以奥林匹克命名的博物馆。

  国际奥委会主席萨马兰奇签名明信片(李祥收藏)

  萨马兰奇先生在离任国际奥委会主席后,依然担任国际奥林匹克珍藏委员会主席,并亲自参加全部的、每年一次的世界奥林匹克收藏博览会和国际奥林匹克博物馆联盟年会,他还兴致勃勃地参加了几乎所有与奥运收藏文化有关的活动。

  2007年,第十三届奥林匹克收藏博览会在北京举办,我设立了展位,萨马兰奇与往届一样又亲临现场,并在晚宴上颁奖,这是他最后一次参加奥林匹克收藏博览会,后因身体原因未在参加。而与萨老有关的或他本人的奥林匹克物品,如书籍、纪念品等都已成为奥林匹克收藏界的美誉品,在各种拍卖会上频频拍出高价。2009年8月8日,萨马兰奇先生签名的北京奥运火炬以61.9万元拍卖成交。

  奥运收藏者收藏的不仅仅是有形的藏品,更重要的是历史是文化。这种无形的价值让人深思,让人追忆,并向往未来。很多人因为奥运而收藏奥运,也有些人因为无意中有所收藏而对奥运关注有加。这其中的互动正是奥林匹克收藏的趣味所在。以物易物的原始方式,在奥林匹克藏友中保留、延续与升华。更快、更高、更强、友谊、公平、进步是奥林匹克精神的集中体现。奥林匹克收藏是文化的收藏,更是精神的传承。我正是受到奥林匹克文化的感召与精神的魅力,使我这个不关注体育赛事,不参与体育活动的人,深深热爱上了体育收藏。

  萨马兰奇签名北京2008年奥运会开幕式门票(李祥收藏)

  中国的奥林匹克收藏起步较晚,但是起点较高发展较快。这离不开萨马兰奇做出的巨大贡献。斯人已逝,生者常思。萨翁留给我们的是巨大的文化遗产。奥林匹克文化需要我们去不断继承、维护并创造。我们将继续高举奥林匹克的旗帜,在体育收藏领域,以奥林匹克藏品的传播和研究促进奥林匹克精神和文化的传播,让萨马兰奇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能在收藏领域得到继承和发扬。

  2019奥林匹克博览会·故宫大展,应邀我藏品承办的“奥林匹克与中国”展品中,有多件与萨马兰奇先生相关的藏品。如1983年首届中国体育集邮展时萨老在现场的签名品、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萨马兰奇签名火炬(萨马兰奇唯一在家乡巴塞罗那参加过一次奥运圣火传递) 、萨马兰奇在1992年阿尔贝维尔冬奥会签名徽章和1994年首届世界奥林匹克收藏博览会上的签名品、画家洪阿林创作的萨马兰奇肖像油画、2007年和2008年我参与设计并赠送给萨马兰奇先生的北京奥运会大型同款瓷器及萨马兰奇赠送的国际奥委会纪念金属盘、钥匙链等藏品。

  作者陪同小萨马兰奇参观2019奥林匹克博览会·故宫大展中由作者藏品承办的“中国与奥林匹克”展区。图为小萨马兰奇在由其父亲萨马兰奇先生签名的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火炬及签名封前驻足观看并拍照留念。

  萨马兰奇之子“小萨马兰奇”,受父亲影响热爱奥林匹克事业,现任国际奥委会第一副主席,去年在国际奥林匹克博览会故宫大展,由我藏品承办的“奥林匹克与中国”主题展览现场,小萨马兰奇仔细观看了藏品,并在他父亲签名的中国体育集邮协会于1986年4月29日成立纪念品和萨马兰奇只参加过的在家乡的奥运圣火传递--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萨马兰奇签名火炬前,久久驻足,并用手机拍照。他还在故宫亲身参与了由作者创意并组织的中国传统体育项目——投壶文化体验活动。

  李祥中国体育与奥林匹克文化展厅

  萨马兰奇先生永被铭记

  2010年萨马兰奇先生去世之际,多位国际奥委会资深委员评价说,引导他们步入奥林匹克圣殿的萨马兰奇主席是“一位融政治家、企业家和运动家于一体”的伟大人物,“萨马兰奇主席运用他非凡的能力,通过奥林匹克解决了许多前人无法解决的问题。”他们认为萨马兰奇在三个方面非常“了不起和伟大”,“一是萨马兰奇具有很多专长和自己的特色;二是他有丰富的商业经验和经历,通过两者的融合开发了运动和商业结合的很多典范;三是外交能力,萨马兰奇同样是一位老练的外交家,他通过外交努力让很多问题得以解决。他善于通过沟通来解决大事,解决难题。”萨马兰奇先生为奥林匹克的蓬勃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在萨马兰奇先生的领导下,奥林匹克运动在全世界得以全面发展,这是他留给人类的最宝贵的财富。通过他的努力,在全世界范围内树立了奥运价值观,深入人心,让奥林匹克的价值得到推广。

  除了推动奥林匹克收藏乃至奥林匹克文化复兴,萨马兰奇先生对于奥林匹克更大的贡献和价值在于推动现代奥林匹克运动本身的复兴。2009年北京奥运会举办1周年之际,韩国奥委会前任秘书长尹康先生应邀来中国人民大学奥运文化研究中心讲座。在萨马兰奇先生主政国际奥委会期间,尹康先生历任韩国奥委会秘书长、国际奥委会委员,同时他也是2008奥运会申办评估委员会的成员。在尹康先生看来,“以前每届奥运会闭幕式的时候,萨马兰奇主席都会说出他那句经典的评价‘这是有史以来最成功的一次奥运会’;而萨马兰奇主席本人则是‘有史以来最杰出的一位主席’。”

  萨马兰奇先生去世之后,尹康先生专门撰文歌颂萨马兰奇先生的功绩,他逐条列出了超过三十项他所认为的萨马兰奇先生推动的奥林匹克改革和复兴的伟大事迹:“他减弱了奥运会的业余性质,引入职业化和商业化,并让这两方面取得平衡;他大力拓展赞助商和转播权计划,让国际奥委会在经济上翻身;他坚持让女性代表进入IOC;他建立了多个全球性的体育组织;他建立了洛桑奥林匹克博物馆,并亲力亲为推动奥林匹克收藏。”正如尹康先生所言,正是萨马兰奇先生以一位改革家的格局和实干家的策略,全力推动了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复兴,从而实现了所谓“奥林匹克大逆转”。

  谈及萨马兰奇先生同中国、中国人民、中国奥林匹克运动之间的情谊,那更是一言难尽。多年以前萨马兰奇访问中国,询问当时陪同他的何振梁先生:“我的中文名字是什么含义?”何振梁比喻为“手持奇异兰花,骑在马上的菩萨”。这个比喻在很大程度上也蕴含着中国人民对于萨马兰奇先生的情感寄托。北京奥运会的成功申办和举办,萨马兰奇先生也是居功至伟,当然中国人也用一届无与伦比的奥运会回报了国际奥委会和萨马兰奇先生。在全程观看了北京奥运会开幕式和比赛后,回到西班牙的萨马兰奇先生在《先锋报》上发表文章《我为什么爱中国》。其中他说道,“中华民族是一个具有非常记忆力的民族,中国人民会牢记患难之交,永远不会忘记在患难时刻与自己站在一起的人。”

  萨马兰奇先生诞辰百年之际,我想起老朋友、策划家赵晓凯先生分享了一则珍藏多年的故事,萨马兰奇先生的高风亮节从中也可见一斑。萨马兰奇先生是乐于助人的人,对索要签名、合影、互通信函等有求于他的事,他都会不知疲倦一一满足大家。北京奥运会成功举办后,赵晓凯曾联系国内的设计机构和制作方,准备制作一尊萨马兰奇的全身金像,表达中国人民对于萨马兰奇先生的深情厚意。但是萨马兰奇先生回信表示:“我知道我是中国人民的好朋友,但是这个方案不符合我的个人原则和价值观。”

  作为一位改革者和实干家,萨翁借助奥运五环消弥政治矛盾,化解民族恩怨,尽力在奥运会的平台上建立一种价值观,开创了现代奥运会的新局面,更是这位奥林匹克伟人的贡献所在。中国人民不会忘记他,奥林匹克会永远铭记他。

  此次纪念伟大的收藏家—萨马兰奇诞辰100周年展览将一直持续到7月31日,具体地址在北京通州宋庄艺术区青田大厦二层(李祥中国体育与奥林匹克综合展厅)。此外,因考虑到疫情的影响,在举办线下展览的同时,也在线上同步举办纪念伟大的收藏家--萨马兰奇诞辰100周年展览活动(线上博物馆:www.wylbpm.com)。

  李祥

  中国收藏家协会体育文化收藏委员会主席

  北京收藏家协会奥林匹克文化研究分会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