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 > 中国画的新气息

中国画的新气息

2020-05-25 15:06:10


来源:宝安日报
 
中国画的新气息

项鑫

说到画展,那天参观完画家刘浪涛名为“边在 边看 边想”的中国画画展,随行的人大多尚不知中国画的形式和面貌竟然焕然一新,大家对中国画的印象好像还停留在齐白石的《芥子园画谱》时期。究竟,此次观展让这些普通大众看到“新”的中国画炯异的美,让人重新认识中国画可算本次展览之功效。

刘浪涛展览的许多巨幅山水多以川西的巨嶂大壑为题材。作为大凉山的儿子,刘浪涛在千岩万壑中注入了真挚的情感,不仅山水画,他的水墨人物亦笔墨灵动,人物生动活脱,一组彝族人物肖像风情别致。这几年刘浪涛画艺精进,不断在全国美展和各大国展中入选和获奖。总能在朋友圈中看到他去各地写生的身影,此次展览展出的百余幅创作、写生作品,就可一窥他用功之勤。在这点上,刘浪涛作为成绩卓然的中青年画家实在和他专注艺事和自身极高的艺术禀赋不无关系。

2005年,笔者还在大学时代就已看到刘浪涛的画册,当时的他还没有到画院工作,但其作品已经显露其鲜明的个人风貌了。最近的十年,刘浪涛的画中已经呈现出更加成熟、深邃的艺术内涵。展览中给人印象最深的是:第一、雪景山水清新明丽。雪景山水在古代也是受欢迎的题材,但流传下来的极少。刘浪涛的雪景山水首先以一贯的繁密、复杂的笔墨将岩壁、树丛、灌木林、屋墙、水流构建在疏密有致、节奏明快的画面中。更精彩的是对被雪覆盖的屋宇、远山、高大树冠、石面和路桥,画家四两拨千斤的运笔和塑造:有的轻描淡写,有的淡墨晕染,有的干脆留白。留一大块的白,一笔不着的“空”,实在和其他千笔万笔的“实”形成鲜明的对比,如同交响乐跌宕的节奏旋律。正如宗白华说的“虚实相生,无画处皆成妙境”。另外刘浪涛的雪景多是川中的老楼、溪涧、石桥与密林,这和专画“林海雪原”的“冰雪画派”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即便是雪景,许多也是画家经过艰苦的写生与艺术加工而成。

刘浪涛的写生画不仅数量多,而且画面生动天成,极富感染力,每个系列都有微妙的变化,如《平落古镇写生》系列,吊脚楼浑然一体,湖水故意用水墨表现出波光粼粼的清澈,无论是木楼、老树、溪流和石桥,笔法虚虚实实、变换多端,自由洒脱。而《天台山写生》系列,笔墨透润,色彩清丽,宛如少女之美。《黄山写生》系列,造型具有黄山特点,笔墨趣味则完全是他典型之虚笔挥就,整个画面清新别致,让人心醉。

除巨幅大山大水创作、写生、水墨人物外,此次刘浪涛的展览还展出了几幅笔调洒脱悠扬的花鸟画。刘浪涛是个多面手,也可以从中看出他对中国画爱之深,其用功之深。许多人被眼前的画吸引以致迷醉——中国画还可以这么多姿多彩、这样美轮美奂。我们从刘浪涛的画展中,看到新的气息,不厌其烦的笔痕墨韵里,静谧而灵动,方圆曲直间精神律动,虚实疏密中意境幽深……

我们的时代需要新气息的中国画,因为笔墨当随时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