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画 >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

2020-01-15 14:53:03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储云,1948年生于宜兴,1983年毕业于南京师范学院美术系高师班。现为中央文史馆书画院研究员、江苏省文史馆馆员、江苏省文史馆书画院副院长、鲁迅美术学院客座教授、北京语言大学客座教授、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沧浪书社社员。

1966年开始学习书画,先后师承于荆位辰,尉天池,马景伦(古代汉语),并得于林散之、徐邦达、萧平等名师指点。书法得力于《瘗鹤铭》《平复贴》,并上溯于汉隶金文。绘画则师于徐青藤、黄宾虹,并上溯宋元。其作品曾入展全国第三、四、六、八届书法展览,第一、二、三届国际书法交流展览,全国第三、四、六、八届中青年书法展览及国内外重大展览。获全国第四届书法展全国奖(书法最高奖),全国第三届中青年书法展优秀作品奖。全国首届楹联展银奖,全国首届电视书法展二等奖,全国第四届山水画创作奖,全国林散之三年传媒展学术成就奖,中国首届兰亭42人雅集(展览),中国书协会员优秀作品奖(最高奖)等重大奖项。另参加中华文化四海行书画展(澳门展)、南北书风展、中国水墨学术提名展、中日第三、四、十、十九届自作诗展等主题展近百次。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曾出版大型画集《储云作品集》(绘画卷、书法卷)、《六体大字典》(章草部分)、《储云章草古诗十九首》、《储云扇面集》、《储云书画作品集》、《中国水墨·储云卷》、《隐石园记》、《大家范画·储云卷》、《名师教学范本》2卷、《中国书法领军人物》、《中国美术新纪元》、《中国画典藏》、《储云、沃兴华书画选》等60余种,出版光盘《章草临摹及创作》、《大篆临摹及创作》、《苏轼寒食诗帖解析、临习、创作》等3种,出版发表论文《疑山园考察报告》、《章草浅说》、《平复帖赏析》、《蒋如奇的书法艺术》、《黄宾虹绘画艺术及创作心态》(获全国论文一等奖)、《关于王氏书风的再认识》、《金冬心论》、《耕读草堂随笔》等30余篇。《中国书法》封底人物、《中国水墨》封面人物、《中国书道》封面人物、《鉴宝》封面人物及《中国书画》、《国画家》、《画刊》、《东方艺术》、《书画艺术》、《十方艺术》等专业刊物专题介绍。由中央电视台、中央书画频道、广东电视台、南京电视台等媒体专题播报。其人名被《中国美术年鉴》(1949~1989)、《中国现代美术全集》(1949~1999)及《中国书法大辞典》、《中国古今书法大辞典》等30余部辞书收录。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曾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南京博物院、浙江新世纪美术馆、香港科技大学、刘海粟美术馆举办个人展览,并赴德国、日本、韩国等国家举办展览。作品被中国国家博物馆、中央文史馆、中南海、中国美术馆、中国文字博物馆、浙江省博物馆、日本江省博物馆、南京博物院、香港艺术馆、耶鲁大学艺术博物馆及名古屋博物馆等名馆收藏。

曾为文徵明、张瑞图、董其昌、陈继儒、沈荃、任伯年、吴昌硕、吴湖帆、孙中山、康有为、徐悲鸿、黄宾虹、刘海粟、钱松喦、亚明等长卷题跋50余卷,为名馆及收藏家收藏。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山青水碧的陶都宜兴是个饶有艺术气氛的江南小城镇。一、二十年前我经常路过那里,却从未进城。有一回在汽车站外小摊上花二角钱买一紫砂壶,虽非上品,也同样敦厚深沉拙朴可喜。前年秋天,我才为寻访一位未曾谋面的朋友进了宜兴城。

这位朋友就是储云。其书不凡,钦慕已久。原以为在这小城不难找到这位文联副主席, 然而并不。问人,几乎人人皆知储云,可竟无一人确知他住在哪里,最后经人指点我找到他夫人的工作单位,才由人引领前去,倒真走了“内线”。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储云一九四八年生,是个中等偏高个儿的壮健汉子,头发有点凌乱,衣着随随便便,略无一方名士派势。

室中家具陈设极普通甚至有些寒酸,墙悬镜框数个,行书对联《雉雊麦苗秀,蚕眠桑叶稀》,我以为比收进他的作品集的那副写得好,另一框子装两帧山水扇面,厚重苍润似出宾虹老人手,眼下所见,主人风神已露三分,吃饭时我又知道,这画桌还是宴客的餐桌,而储云除了书画,嗜好中香烟最欣赏云烟,茶则红茶,酒为白酒。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初见,又为找他的家耽误了时间,饭后只略略看些他的作品便匆匆道别,以后他来上海回访,我又再到宜兴,加上同在沧浪书社,一来二去,数作长谈,相知旋深。

储云的父亲是史学教授,以我起先一直认为他是在书香熏陶中过来的人。其实他父母很早就离家谋事,他从小是跟祖父母在农村长大的。蓝天白云,远山近水,田垄耕牛,麦秀桑稀,伴随他度过了童年和少年时代,铸就了他生活和艺术的基调,朴朴实实,不尚浮华。上中学他才进宜兴城,学校里有一位善花鸟和书法的荆位辰老师,本是吕凤子先生的弟子,一接触便成了储云从艺的启蒙者。荆老师学清道人,运笔好抖索,储云也跟着抖索过好一阵。 一经启蒙,储云便与书画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以一个小县城中普通中学生的力量尽其所能地收集画片画册,其中储云最倾心的是黄宾虹山水画。那铁铸一般的画中的山水使他立即联想到刚读过的鲁迅小说《社戏》中景物描写的意境。如此慧悟!已是非同寻常,预示了他日后艺术追求的主旋律。时过二十多年,黄宾虹至今还是储云敬仰不已的艺术大师。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中学毕业,人人“下放”,储云打回老家。生计所系,躬耕于野,而未尝一刻忘情艺事。 后来因为他善打篮球碑前来征兵的人看上侥幸参了军。以身高论,储云似非篮球场上台理想的人选,他以过人的技术速度、弹跳和耐力成为球场上一员猛将,在球赛中也确实屡建奇功。 在西北当五年兵,练“铁脚板”的同时得以饱览不同于江南的北国分光,使他胸次平添雄阔之气。那时一度风行水粉画,能画几笔的储云被送去培训,总也多些调弄丹青的机会。复员后,在公安部门干了七年,一次出差在外,他得知杭州正展览黄宾虹作品,办完公事便匆匆绕道去观摩。不几日移展南京,他回家销差后又急急尾随而至。站在心仪已久的艺术大师这么多作品真迹面前,他激动万分,如痴如醉。宾虹老人笔墨间的神奇魅力使他在魂魄震动之余,如同亲承教诲,悟入更深。一九八一年,宜兴为乡贤徐悲鸿筹建纪念馆,初露书画才华的储云被调了出来,后来又到文联工作,从此他一门心思钻研心爱的书画艺术,而艺事亦随之突飞猛进。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对于书法,储云以临习多年,但多半在暗中摸索,故常有徘徊难进的苦恼,然而长期的实践已使他略窥用笔之奥秘。此时,他更倾注很大心力于汉魏六朝法书,植基身后,几年下来功力颇深。由尉天池先生主持的南京师范大学书法专修班的开办,使储云更得书艺日进的极好机缘。在那里,他得到系统的笔法训练和理论启迪,而人才济济的南京更为好学的储云提供了寻师访友求道德环境。他受名师指点,与同学俊彦切磋,还拜见了林散之老人,因此眼界顿为开阔,思路益发活泼,笔下生花,书艺之进洵非往昔可比。林散之先生与他笔谈时称赞:“写得不俗,大雅不群”,鼓励他多临古人名笔,多读书,告以“不入俗人一派, 可望有成”。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书法是讲究功力的艺术,然而功力不能决定一切。治史讲究德、识、才、学,书道亦然。 其中关系最直接而且联系其它条件的是一个“识”字。面对丰富得叫人眼花缭乱的传统书法遗产和众多的现代大书家,如何选择,如何切入,对每一个学书者来说简直是一重考验。这关乎一个人的审美识见,气度学养等条件,又必然地深刻影响其日后的笔下风姿。于此,储云十分突出的一点是自具心式,有慧眼卓识,这是形成他书法艺术特色的关键,也是他之所以能在同辈人中名手如林的局面下脱颖而出的关键。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近年取法北碑者日众,储云也久事碑学,但他舍弃时人常有的因此而狰狞怪异和支离破碎,寓雄强于温润,在流动自如的行笔中透出一股金石气。清季以还篆书中兴,邓石如蔚为大宗,而这几十年来,除了“铁线”和甲骨钟鼎,作篆者每每非吴(昌硕)即萧(蜕庵), 人叹生面难开,后起的储云避开众人之所趋,发掘遗珠,独放异彩,学的是黄宾虹篆书。宾虹老人诗书画印四绝,而以画名之隆竟掩其余。储云所作与宾虹老人不尽相同,然神韵相同则有目共见。黄宾虹篆书传世不多,储云所见亦寥寥,仅从三两副对联(有的还是照片)一见而直攫神髓,化一而万,不由人不叹服。林散之先生久居南京,以一代大家卓立当世,尤其影响江苏一省书坛,学者风从。林以大草著称,学林者也每着眼于此,储云却与众不同。 他选取林先生六七十岁时的行书以为参考,故同在江苏,储云又见特色,且仅取其部分,化入己书,细检方见痕迹,自又胜人一筹。章草渐成近年走俏的书体,储云亦擅之,不过面目却别具。六朝后章草几成绝学,至赵松雪、宋仲温始稍见复兴,然隶法失传既久,下笔多类唐人,徒然时见波发,总觉难称旧观。后人以为正宗模式,实是误在模中。近世沈曾植、王蘧常直取汉魏两晋人法,复古出新。储云既不入赵、宋藩篱,亦不步趋沈、王,孳乳汉简, 瓣香晋缣,使片光吉羽演为大观,笔短意长,恣肆而出以沉静。甚至连王觉斯题跋中夹杂的偶尔一见得几个章草字样, 人多忽视而细心的储云却注意到并发挥了出来,真乃善学。储云不随时尚作流行体,又决不猎奇立异炫世,他是在多方面地挖掘书法传统中的优秀艺术,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是不作“焦点透视”而作“散点透视”,林散之先生则直称为“自取危途”,而其“大雅不群”亦正缘此而来。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一次我讲起现在好笔难得,多不听使唤,不料因此引出储云一番奇谈。他说,写字不要用手去指挥笔,只要让手跟着笔走好了。似不可解,其中却又真谛。挥运之际,当随笔势, 使自然成章,若手下时时强扭力挽,往往见得造作。当然,笔终究还是受人心手控制的,只是要不仅得心应手而且意到笔随,实是不易轻到得境界。试看储云所书,运笔少关节,鲜见调锋小动作,这才是他的真实含义。说穿了,这也是汉魏与唐人笔法的根本区别所在。

储云作字一般是站立案侧高提管振笔直书,但作章草必执笔稍低且端坐为之,以利安定沉着,他还喜欢写陌生的内容,甚至说写字还不知下一个是什么字时才更有任其自然随势应变的妙趣。这近于我写完正文补撰跋语时随想随写往往反而见好的体验。他以为写字就是写字, 抄抄诗文而已,不必太费心去布置经营,奇趣是自然形成的。这或许与“意在笔先”、“预想字形”的主张相背,然艺术贵各擅胜场,殊难一统。且道法自然, 难在冥中暗合, 何况“预想”云云正恐非书圣“金口”所言也。

储云偶或亦由出以浓淡墨的作品,如那幅苏词“大江东去”大概也多少不知不觉地受那点风气的影响,况且他本是水墨丹青妙手。但他却并未刻意于墨色的变幻,竟是出于“随便搨搨”,不是一碟墨汁一碗清水式的故意造作,墨戏而已。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储云兼擅书画,其书自得画理滋养。人称书画同源,目下书界“创新”呼声日高,亦颇多求助于画者。书画血缘甚近,但如何相互借鉴却值得探讨。有人搬用绘画手段,泼墨敷彩, 水晕墨章,或将文字变形而近于物象,全以画面标准求视觉效果,已非书法本相,有人一味追求画面效果而全然不顾笔法,嫣然半路出家作客串,储云虽有兼通之利,但严守书与画的相对独立性,其书引入的是画理画意,书道笔法,依旧森然,而于苦润轻重之间,分行布白之际,仿佛画境,依然是书。这种羚羊挂角式的借鉴,比诸简单嫁接搬用不更见高明么?

天下尽善尽美的事物绝无仅有,凡事有发展才有希望,不自满才能进境。储云正当中年之初,一方面正作为一位成熟的书家向书坛提供了大量精彩纷呈的作品,其造就令人瞩目, 另一方面不自矜伐,深知艺无止境而苦研不已,则来日方长,其渐入佳境愈益灿烂,但无可疑。储云已取得的书法成就,可能还正如上篮前得“三大步”,路线选得佳,步子调得好, 又避开了干扰,接下来举手一投,中篮十拿九稳。也可能是已投中的第一个球,掌声四起, 信心更足,倍加努力则远吊近投连连中球得分可望也。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自取危途 大雅不群——话说储云其人其书

时下介绍书家书艺的文章,一必突出其在书界得显赫地位,列举种种头衔,参加过什么重大展览,作品收入什么什么集子,名登什么“名人录”二必附图若干,或加编号,文中一一指陈。对于前者储云没告诉过我什么,我也知之甚少。那或许也能说明些问题,但真正能服人的还是作品。所以本文不例虚名,仅以作品照片附于后,只是并不一一坐实作评说,以免拘执胶固。储云作品本多流布,又与沃兴华合出过书画集,甚易得,这里再选刊几幅,可广所见。以愚见所及,储云无愧当今书坛之佼佼者,无论点画、结字、篇章乃至气息,都有叫人钦佩的造就。当然得失依然互见,故不住击节称善的同时,也时而有为之抱憾惋惜处。“篇篇锦绣,字字珠玑”只是理想而已,法眼之下叫好处多抱憾处少,已是十分难得的高手, 律之古名家怕亦如此。细心的读者不难从中得到些成功的经验和失误的教训,而这篇文章也决不是为储云书艺打一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