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作 > 书画大家郭风惠:“骨力”是书画的灵魂

书画大家郭风惠:“骨力”是书画的灵魂

2019-09-18 15:41:06


2019年09月18日   新浪网  

正是因为郭风惠有着丰富而坎坷的人生体悟,尽管他没有毕生专事绘画,但他有着扎实的书法基础,他尊崇颜真卿,《论书诗》写道:『虞褚风流亦巨宗,簪花美女笑啼工。老夫懦过娄师德,偏爱刚强拜鲁公。』意思是尽管虞世南、褚遂良的书体风流妩媚,堪称大家,但他还是偏爱刚正不阿的颜鲁公和方正饱满的颜体字。

书画大家郭风惠:“骨力”是书画的灵魂,用最软的笔写最硬的字

同时他也称赞柳公权字的『铁骨铮铮』,诗云:『弩张剑拔论何偏?殿阁微凉婉谏传。铁铸铮铮真骨力,古今一个柳诚悬。』他将柳公权『心正则笔正』的历史典故和价值判断,精辟地浓缩在七绝里,这是凸显郭风惠思想深刻和才华出众之处,同时也是他个人的审美追求,可以说『骨力』正是郭风惠书画的灵魂。另外郭风惠也十分钟爱何绍基的书法,正如他诗中所言:『南帖北碑多涉猎,腕中有鬼爱蝯翁。』他在字里行间中流露出来的沉雄郁拔、变化多姿的风神与何绍基的书风十分贴近,堪称异代知音。

书画大家郭风惠:“骨力”是书画的灵魂,用最软的笔写最硬的字

郭风惠擅用鸡毫作书,且运用自如。鸡毫笔是用鸡茸毛特制而成,笔质极软,笔锋易散,摄墨力强,难于控制。不论是苍莽遒古的金文、雄劲古雅的汉隶、朴拙险峻的魏碑,还是跌宕奇肆的行草,郭风惠都喜用鸡毫创作,而且常在作品上跋一句『风惠试鸡毫』,以示甘苦和自信。在刚健遒婉的笔姿和干湿变化的墨韵中,展示出他高超的驾驭能力,并以此形成了郭风惠作品的独特风貌,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能用最软的笔写最硬的字』。

书画大家郭风惠:“骨力”是书画的灵魂,用最软的笔写最硬的字

书画大家郭风惠:“骨力”是书画的灵魂,用最软的笔写最硬的字

郭风惠不仅有着过人的诗词才能和过硬的书法功底,还兼具不凡的触类旁通、博采众长之提炼与驾驭能力,丰厚的学养,使他笔下的花鸟、松石、山水都不同凡响,颇具郭氏风貌。

书画大家郭风惠:“骨力”是书画的灵魂,用最软的笔写最硬的字

他的绘画从风格上看,属于古朴凝重、『笔简意饶』的文人画;从方法上看,是『以书入画』的典型,似乎都是笔笔写出;从渊源上看,他幼年师从孙品三先生,中年师法古人,如『青藤白阳』,得其奔放、纵逸、疏朗、健爽之神;如八大山人,得其简约、荒疏之境;如新罗山人,得其清新、秀逸之趣。

书画大家郭风惠:“骨力”是书画的灵魂,用最软的笔写最硬的字

同时他也汲取近代吴昌硕和朋辈齐白石画法的营养,得其老辣、沉雄之风和墨彩、工写之法;另外李苦禅大写意的古拙笔法、汪慎生画面中的烂漫情趣和王雪涛绚丽不俗的色彩等,在郭风惠笔下都有借鉴和吸纳。他在艺术上是入古出新、融会贯通的能者。

书画大家郭风惠:“骨力”是书画的灵魂,用最软的笔写最硬的字

郭风惠以书法入画,用诗文点睛,发挥自己深厚的国学优势,特别是在新中国时期表现出积极入世的热切心情。例如郭风惠的《雄鹰》,一只雄鹰立于树干,威风凛凛,目光炯炯。类似题材并不稀奇,只因题画诗的运用,方显文化内涵,提升了作品的厚重感。

书画大家郭风惠:“骨力”是书画的灵魂,用最软的笔写最硬的字

诗云:『是何意态竣威棱?来自阴山两翅冰。敢拟史迁传飞将,书生手笔写雄鹰。』前两句以自问自答式,表明雄鹰的身份和功绩,隐含着自喻;后两句试图以司马迁写《李将军列传》的精神来画雄鹰,抒发自己老骥伏枥、壮心不已的积极入世的诉求。题画诗的作用可见一斑。

书画大家郭风惠:“骨力”是书画的灵魂,用最软的笔写最硬的字

而《岁寒三友》也有异曲同工之处,题画诗曰:『龙鳞凤尾郁苍苍,几点胭脂翠袖旁。盛世园林足幽赏,老夫不怕踏冰霜。』松竹梅在结构上,以松为主,竹梅辅之。墨彩厚重,笔致苍古。

书画大家郭风惠:“骨力”是书画的灵魂,用最软的笔写最硬的字

『岁寒三友』是古代文人画中常见的题材,大多表现清高、隐逸的出世思想。但郭风惠此幅不然,通过题画诗表现了他希望参与社会,想为新中国效力的积极态度。诗作格律平起平收,典雅含蓄,书法古拙老辣,与画法浑然一体,表达了画面题材本身未能表达的主题深度,这也是郭风惠诗书画完美结合的精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