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作 > 中国当代实力派画家:杨越

中国当代实力派画家:杨越

2019-07-04 15:31:30

中国当代实力派画家:杨越

2019年07月04日  新浪收藏

  杨越艺术简介

  杨越,1957年出生于北京。

  曾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微博)国画系助教研修班,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曾任职于中国艺术研究院,主要从事中国水墨画研究和现当代书画鉴定工作;曾出任中国艺术研究院艺术品鉴定研究室主任,该部门是国内首家专业性、权威性艺术品鉴定研究机构。作者擅画花鸟画,尤以水墨小鸭见长。所绘作品《春江水暖》被中南海收藏,《春晓》被加拿大多伦多大人物画廊收藏,创作的《黒猫》、《野风》、《荷花与女人》、《无题》等作品,曾在美术界引起很大反响,作品被多家机构收藏,作品《迎春》2008年被奥运会收藏,期间发表专业文章及论文多篇,其中,论文《关于建立艺术品鉴定科学体系的思考》,应属鉴定收藏界首题。主编完成大型工具书《中国现当代书画名家印款》。已出版《距离产生美是错误的》一书。

  胡潔青老人家对我的抬爱

与老舍夫人胡潔青老师合影与老舍夫人胡潔青老师合影

  1986年初冬,由戏曲理论家贾德臣先生引荐我去拜访大作家老舍先生夫人画家胡潔青老人,胡潔青先生受教于齐白石,也是齐白石先生的弟子并负责齐白石子女的文化补习。

  我怀着即崇敬又忐忑不安的心情前往,因为这是大作家老舍先生的家,人家会看得上我这样一个一名不名的毛头小伙儿吗?“那年我29岁”。来到老舍先生家,见到胡潔青老人,她是那样地慈祥,一点儿架子也没有,微笑地对我问寒问暖。

  贾老师对胡潔青老人说,我给您领来了一个小画家叫杨越,我只听胡潔青老人说;什么小画家,以后都是大画家。我当时听后好感动呀,她老人家真是鼓励青年人呀。

  老人家这一席话一下子打消了我忐忑不安的心情和状态,便和老人家聊了起来,看了我的画,她鼓励有嘉,并提出下次来让我带一幅别提款的画,她老人家给我题。

  回到家中,激动的我三天三夜没睡好觉,我真是幸运呀,我的画由老舍夫人大画家胡潔青题拔,真是老人家对我的抬爱。于是我就有了一幅大画家胡潔青老师给我题字的画。

  [此画我千金不卖,以后我将捐赠有关机构]

《春江水暖鸭先知》《春江水暖鸭先知》

  追忆大画家许麟庐

  80年代中,我参加一个世界青年节的活动,在那里我有幸认识了中国大写意画家许麟庐先生。当时是进行一场笔会,来了很多画家,只见许老在指挥着众多画家画一张大画,群贤绘毕,该青年画家登场了,我也挥毫作画。许老休息片刻,起身来看青年人画画,许麟庐先生来到我这里观看,我一时紧张起来,便请许老给我指点。许老看了看对我说;你好好画,你以后准能画出来,并且对我说;你以后可以到我家来,一会儿你找我,我给你地址。许老这一席画话,让我受宠若惊。

著名画家许鳞庐题“悟墨斋”著名画家许鳞庐题“悟墨斋”

  一个大名鼎鼎的画家又是齐白石先生的亲传弟子,这么看的上一个年轻人,我心中充满了感激之情。时隔三日,我准备了我的一些作品,前去拜访许麟庐先生。一进屋,我就被满墙的名人字画和摆放的精美石头吸引震撼了。许老一生酷爱石头。记得我当时惊颤地连客气话都不会说了,许老看了我带去的画,鼓励我多画,并对我说,人干什么要有信心,没信心,百事无成。临走还送了我一盒泉州印泥并交给我使用印泥的方法,这是我受教于许麟庐先生的第一堂课。以后在我与许老学画的过程中,许老是真性情,做人,做事,敢爱,敢恨,敢做,敢当。他酷爱中国传统文化,喜欢诗词,喜欢京剧,甚爱绘画并勤于笔耕,爱喝酒,善交谈,性格豪爽,脾气耿直。

  听师母讲,原家里是做面粉生意的,许老不喜欢做,就把家产给变卖了,开了和平画店,店的匾额是齐白石所写的,当时,全国各地的名家都到画店里来,许老就是喜欢书画,愿意和画家交朋友,许老心胸豁达,在画家人群中,许老从不讲别人坏话,这是我在美术界听到的对许老人品的高度评价。在以后和许老交往的日子里他教导我说,与人交往,一定要以诚相待。他经常画兰花,最爱题的诗句是;素心兰与赤心兰,总把芳心与客看,岂是春风能酿得,曾经霜雪十分寒。他爱狂草,喜欢怀素自叙诗;志在新奇无定则,骨瘦淋漓半无墨,醉来信手两三行,醒后却说说不得。在论说,画如其人,观许麟庐先生的画作,充满激情,不扭捏,不做作,气势昂扬,大写意精神辉煌。这可能就是大画家许麟庐先生的真实写照吧。

与著名画家许麟庐在一起与著名画家许麟庐在一起

  何海霞先生的大笔写小字

  中国著名山水画家何海霞先生是张大千先生的得意弟子,也是传承张大千绘画达到形神兼备的第一人。何老把一生的精力都用于研究绘画上,他画的山水画有着深厚的传统功力又富有极强的时代气息,画新中国景色,赋予新时代山水之面貌,深受大众之喜爱,在传统画法中求发展,发扬光大。与很多所谓的画家所画的千人一面山水画,形成了千壤之别。在业内,传何海老的绘画功力是一流的,笔头儿硬。

与何海霞先生交谈与何海霞先生交谈

  有一次与何老请教学画时,何老说;大千先生一直鼓励我画宋,元,我是下了功夫的。要功力达到大笔写小字,他拿起扎斗笔给我示范地写了一行小字,如果不是现场看到的,你绝不敢相信这小字是用斗笔写出来的。眼见为实。看后,心里真是由衷地佩服他老人家。他鼓励我好好画画,并给我示范了花鸟画的造型与笔墨关系。讲个何海老的小轶事儿,何老有方闲章[何时了]我问何老怎样讲,何老说;到了晚年,求画人太多,没完没了,是白要的白拿的,就盖上这方闲章。

《晨曲》68×132cm《晨曲》68×132cm

  中国第一大鉴定家还没出生呢

  辛巳年春节,我去鉴定家徐邦达家里拜年。时至中午了,徐老说要去王府饭店吃西餐,徐夫人藤芳老师让我陪他去吃,我便开车和徐老去了王府饭店西餐厅。[徐老喜欢吃西餐,与他家境优裕有关]我和徐老边吃边聊,徐老年龄大了,牙也不好使了,吃东西特别慢,一块牛肉用刀割,割了几分钟才吃上一小块,徐老幽默地对我说;这都是老牛啊,不是小牛。我吃得快,闲暇时我便问旁边的服务员,认不认识这位老人,服务员说认识,他老来这里,听说他是中国第一大鉴定家,在电视里还看见过他呢。徐老耳背,看我和服务员有说有笑,便问我与服务员说什么呢、我便和徐老说,这服务员认识您,说您是中国第一大鉴定家。

著名鉴定家徐邦达为杨越画室题“悟墨斋”著名鉴定家徐邦达为杨越画室题“悟墨斋”

  徐老听后笑了,对我说;中国第一大鉴定家还没出生呢。他并语重心长地对我讲;字画鉴定很难,有很多问题解释不清楚,人永远是活到老,学到老。我对徐老说;您谦虚了,徐老说;我不是谦虚,是心虚。现在的鉴定,有些问题出的莫名其妙。关于纸本,绢本的问题,我请教徐邦达先生,徐老说,我看东西,先看内容对不对,再看纸本,绢本的问题。是宋代绢,不见得是宋代画,是宋代画,再看是不是宋代绢,在这方面要辩证地看问题。我与徐老边吃边聊中,一看表,已是下午4点了。

与著名鉴定家徐邦达在一起与著名鉴定家徐邦达在一起

  著名美学家王朝闻先生的治学风范

  1997年---1998年间,我主编了[中国现当代书画名家印款]一书。该书的标准是以1919年五四运动以后,在中国近百年里所产生的优秀的中国书画名家,收录他们的印款,定将向读者展示他们各自特有的美学思想及个人的艺术风格,同时也是鉴定界,收藏界的一本工具书。因为[印款--是中国书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于中国书画有着至关的重要性。此书我请启功先生题写了书名,大鉴定家徐邦达先生,大美学家王朝闻先生作序。在请王朝闻先生写序时,发生了这样一件事;当书的整体清样出来后,我便请王朝闻先生过目,王朝闻先生看了后,对我说;徐邦达的序写的比我好,我的序要重写。我一听便急了,我恳求王老说,时间来不及了,因为这是清样儿,第二天要开机印刷了,所以不要重写了。王老非常执意重写,我又劝他说,您的序编辑部的人都认为很好,有您的序,我们已经很满足了,王老很严肃地对我说;做学问是个严肃的事情,我不能欺世盗名。

与王朝闻老师在一起与王朝闻老师在一起

  在一旁的夫人谢老师对我说,杨越,你不要劝他了,他决定重写一定要重写的。我对王夫人讲;现是晚6点了,我明天一早就要送工厂,印刷厂是按时间作业的,恐怕时间来不及了,谢老师问我,明天几点送工厂,我说9点。谢老师与与王朝闻商量后对我说;你明天8点来取稿子吧。第二天早7点我家电话响了,一接电话是谢老师打来的,对我说,王老已经把稿子写好了,你过来取吧,别影响工厂工作。他是夜里3点多写完的,把我叫起来让我把稿子给你誊写干净。我听完电话,嗓子哽咽了,一时说不出话来……一位90岁高龄的大美学家,大学者,就是这样地做学问的。后来,在他有生之年,我又向他请教了很多问题,我终身受益。他给我画室题写了斋名[悟墨斋]。

《湿地》68×136cm《湿地》68×136cm

  相声大师侯宝林题字

  我有两幅侯宝林大师题字的画,非常有意思。先说第一幅,一次我去看侯老,聊天中谈到我的画,侯老说,喜欢我的画,喜欢水墨小鸭子,生动,活波,可爱。笔墨色用的好,有骨头有肉毛绒绒的……我对侯老说;那我给您画一幅,您给我题幅字,咱爷俩儿合作,您看怎样?侯老开玩笑着对我说;我不是你们这界的,我哪儿敢往您那大作上题字呀。我对侯老说,您客气了,我的画有您题字,就有看头儿了,就有故事了。侯老笑了,我说;就这么定了。日后,我画了一幅四尺整张的画,来到侯老家,侯老看了后对我说;你别急,我得好好想想题什么。一个星期后,侯老呼唤我,来到侯老家,侯老已将画题好,展开后欣赏,画的右上方[黄金时代]四个大字跃然在纸上,我聚精会神地仔细欣赏着,侯老问我,怎么不说话?我对侯老说;字题得好,题的位置也好,但还没明白这四个字[黄金时代]怎么讲。

与相声大师侯宝林在一起与相声大师侯宝林在一起

  侯老笑起来对我说;这四个字,我琢磨了三天,我是这样想的,你画的小鸭子这时候是最可爱的,满身金黄,而你现在的岁数也正是好时候,所以就题黄金时代,你觉如何。我听后,豁然开朗,学着电影里的台词对侯老说;高,实在是高。侯老开心地笑了,我对侯老说;我早就想到了,您给我题的词,一定是绝好的词。晚上吃饭聊天中,我又问侯老,难道大白鸭子不可爱吗?侯老说;大白鸭子好看,但看不了多长时间就该寿终正寝了,进烤鸭店了。大家被侯老这幽默的解释都乐了。在聊天中侯老问我,你说,中国画如果不题字,正着看和反着看都行,但,一题上字,就只能看一面了。侯老又说;我有个想法,咱爷俩儿做个游戏,你再画一幅来,我反面题,你看怎么样?我说;反面题不行,裱工没法裱。侯老听了大笑说,能看不能裱,那你在画一张来,我反面题,就算我给裱工出个难题吧。于是乎,我就有了2幅侯宝林大师题字的画,一幅正题,一幅反题,一幅已裱好,一幅至今没人能裱,哈哈哈。

《黄金时代》侯宝林题词 68×136cm《黄金时代》侯宝林题词 68×136cm

  论[成功]

  1990年,为了给亚运会做贡献,相声大师候宝林先生决定再度出山演出,用演出所得款项为亚运会捐款。演出从江西南昌延线到湖南长沙,我有幸同往。我们爷俩儿同住一个套间,一次晚间闲聊时,我问候老,能不能告诉我您成功的秘诀?候老会心地笑了,对我说;你问得好,别人还没这样问过我呢……。

  让我告诉你成功的秘诀?那你先把成功这两个字写给我看看。’我笑了没写,一会儿,候老看着我又对我说:你怎么不写呀?我说,您逗我玩儿……。

  候老说;我没逗你玩儿,你不会写。我说,这两个字我不会写,那我岂不是白活了吗。

  候老看着我幽默地笑着对我说:你写啊,写不出来就是白活了,,,你写吧,写出来,我就告诉你。

  我于是拿起笔在一张白纸上写了[成功]两个大大字,递给候老看。候老一看就笑了,对我说,我说你不会写吧,这两个字你写错了。

  我蒙了,没错呀。候老语重心长地对我说:如果你认为成功是这样写的,那你一辈子也成功不了。候老说:我认为成功的成,不应该是这个成,应该是过程的程,你想,一个人做事情,没有过程岂能成功呢?再说[功]字是怎样写的,工作卖力气。

  这就是我告诉你的[成功]秘诀。候大师的一席话,深深地教育了我,一直激励着我,直到今天……。

《大利》52×52cm《大利》52×52cm

  亚明先生

  我认识亚明先生是通过许麟庐老师介绍的。后来在众多画家口中我听到赞扬亚明先生的话很多,口碑很好。亚明先生生前长期担任美协领导,江苏省美协主席。有次出差到南京,听说亚明先生在苏州东山购置了一处明代庭院,我便去拜访他。亚明先生心胸豁达,不失幽默,给我叫到院子里参观,指着大院墙说;我要下力气,画幅大壁画,临走时他送给我一包苏州东山产的顶级碧螺春茶,真是好喝极了。后来听说,亚老一有时间就蹬梯画画将心中的壁画完成了。但南方雨水多,潮湿,慢慢地壁画就脱落了。

  回想起有一次,我与王朝闻先生在广东参观小鸟天堂,应亚明先生之邀,请我们来广州入住香江大酒店,听说是亚明先生的关系,吃喝住是不花钱的。晚饭后要给这饭店画画,有亚明,许麟庐,陈大羽,还有广州的名家,饭后大家开笔画画。亚明先生走过来让我也画,我对亚明先生说,这些都是大画家,我怎么敢画,亚明说,你是许老高徒,不画怎么行/我便裁纸,画一幅柳条小鸭,刚刚画好柳条,几笔下来柳条画的很灵动,亚明先生看后高兴地说;好!·我便着墨画小鸭,在用纸吸墨时不小心把画面沾脏了,我便拿下来把画撕了,准备重画。亚明看到后非常生气并关心地说;别撕呀,这柳条画的帅气呀!然后我便重画,几枝柳条飘逸起来,几只小鸭活跃在画面中,这时亚明先生对我说,今天咱俩儿合作这幅画,只见亚明先生用大笔饱沾石绿几笔下来,画面出现了大色块,大写意的背景,与前面的柳条墨鸭形成了点,线,面的对比,虚与实的对比,我心中充满了喜悦与感动,感受到了大画家的风范和对年轻人的抬爱。

著名画家亚明为杨越画室题“悟墨斋”著名画家亚明为杨越画室题“悟墨斋”

  致杨越

  文/王朝闻

  杨越同志:

  贾德臣同志带来的刊物上,看到你几幅画鸭。你在《戏水》一作中,包括画题表现出你对乳鸭的爱。还可认为,多少带点拟人化的意味。的确,我有时把小猴儿当朋友看待,称黄山石猴为我同乡,对《动物世界》里的“企鹅”,摇摇摆摆的步态很感兴趣,觉得它们像是正在学步而有稚拙感的男婴。画家有志于为小动物传神写照,只要在表现什么与如何再现这两方面很下功夫,将来定会获得出众的成就。正是为了对你的成就有较高的要求,想对三幅作品的印刷品提点意见供你参考。最小一幅,一只仰视地对着树枝上的小虫,较有戏剧性,画鸭的用墨也较自由。如果鸭嘴与小虫不共处与一条直线上,稍微偏一点那就既能表现鸭的吃力感,又可观画者感到吃力。《鸭戏图》的四只鸭排一水平线上,距离像人在排队那么相等,这就显得气氛太严肃,和画面显得有点呆板。最大的一幅三只鸭的动态表现得不错,但它们那水中的倒影有必要吗,如果有必要,用笔太“流”或太“草”。不成熟的意见未必是必要的,但我觉得对不熟悉和熟悉的朋友说话都应当表里一致。我还确信,画家对自己苛刻一些,总比容易感到满足有利于未来的成就。进来血压不稳,不敢太动脑力,恕我言不尽意。

  再见!

  王朝闻

  1993年8月15日

《丁香》117×136cm《丁香》117×136cm

  心灵的放飞

  ――杨越绘画的艺术风格

  文/刘建伟

  人类自从诞生了以欣赏、敬畏为对象的艺术以来,一条不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始终伴随着、影响着人们的审美选择标准。

  这就是,失败的艺术总是让人视若无睹,无动于衷;成功的艺术则必然是让观众产生共鸣,即各不相同的感动。

  老子曰:“知其雄,守其雌。……知其白,守其黑。……知其荣,守其辱。”画家杨越在他二十多年的绘画创作道路上,始终以阳光的美好心态,徜徉花鸟画艺苑。他倾情水墨小鸭形象表现的研究,舍末守本,终于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绘画语言,从而在中国花鸟画创作上又创造了一个新的画种。

《荷塘乐章》99×204cm《荷塘乐章》99×204cm

  画家自身绘画语言风格的形成,首先,也是终身需要克服的,就是在自己学艺过程中获得能力的同时带来的桎梏;又能够在创作中不断获得顿悟,并使这种悟感形成的链条运转于自己的艺术创作之中。纵观杨越的绘画和作品,他所以能够在较短的时间得到如此成就,完全得益于此。艺术的悟能,使他少走了弯路,节约了大量的时间,也避免了众多老艺术家一生只画一张画,往往还是重复前人之作的命运。

  凡是熟悉杨越的人,都会从他那几乎永远无忧的脸上,看到一种阳光的心态。他对自己不设防,对别人不设防,对待艺术活动同样不设防。正是这种不设防的痴迷,使其阳光心态得到最大的发扬。君不见,杨越以新颖的构图,独特的审美取向,把一幅幅水墨小鸭绘制得充满生活情趣。观众目力所及,如受磁力所吸,那种让人无法错过的形式美效果,显现了画家为传统花鸟画题材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另外,在当代花鸟画千人一画的画坛现状中,画家能够在水墨小鸭题材开拓出几十种构图,表达着几十种春天的故事,可以说,画家对艺术“善待且成”的贡献,也是他的情怀、艺术、潜质休戚与共的结果。

《迎春》180×97cm《迎春》180×97cm

  画家阳光心态所持续的创作状态,直接引发的就是心灵的放飞。这是艺术创作难得的境界,它是刻意、执著艺术永远达不到的境界,然而,杨越却以自己大量作品展示了这样一种境界。

  画家心灵放飞的直接作用,还表现在对观众传达了第一视觉的感动。正如观众看到的,画家巧用水墨,将小鸭的骨骼、肌肉、绒毛一气呵成,使画面呈现的小鸭墨气十足,富有极强的立体感。画家独特的绘画语言由此而生。在这里,我们看到八大洗练的行笔、用墨、走线,都曾经对画家产生潜移默化的作用。画家常说,八大的一只鸟,浓、湿、干、淡等多种绘画元素尽入其中,把形象表现得淋漓尽致。

《春夏秋冬》82×90cm《春夏秋冬》82×90cm

  赢得第一视觉感动的,还有他对艺术的没有禁忌的融会态度。他大胆吸收西方色彩来烘托画面,其中的《荷塘》就是代表作之一。有时他却将画面简单到只有一只小鸭,几个点子,几枝柳条,简而饱满,意境别出。有时画家又在画面上采用构成元素,表达了画家匪夷所思的创作。如《迎春》,他不拘泥于写实的成见,而把迎春花的枝干以构成的方式进行穿插处理,画的人可谓神采飞扬,看的人可谓心花怒放。

  阳光心态的心灵的放飞,第一视觉扬起的感动,让人读画如乘自由飞翔的大鸟,在画家的绘画形象中体验到没有忌讳的畅快,以及由心造境的实在。

  这里还要涉及的,除了本文开始说的让人视若无睹的失败艺术,同时让人产生共鸣的成功艺术之外,就是另一种与共共鸣形成双翼的不共之鸣,一个被人忽视了的审美境界。所谓不共之鸣,即绘画之于观众的感动,是和画家初衷毫不相干的,反而是以自己的阅历为作品注入了个人的体验,从而产生另一种独立的感动。我看杨越之作,能有此象外之形的审美效果,甚为感慨。

  于是,阳光心态带来的百无禁忌,第一视觉带来的共鸣和不共之鸣的审美效果,都是独特绘画语言和风格形成的条件。唯此,它成就了一个真实的画家——杨越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