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作 > 徐惠泉:墨彩交融的审美之道

徐惠泉:墨彩交融的审美之道

2019-07-03 14:54:45

徐惠泉:墨彩交融的审美之道

2019年07月03日   新浪收藏  

  艺术简历

  徐惠泉

  江苏苏州人

  现任江苏省美术馆馆长

  江苏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

  全国中国画学会理事

  中国工笔画学会常务理事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国家一级美术师

  墨彩交融的审美之道

  文/戴云亮

  在北京中国美术馆展出的“回眸六百年——从明四家到当代吴门绘画”特展中,徐惠泉的一幅曾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的墨彩画作品《花之梦》,画面上身着红绿服饰,手持或头簪鲜花面容清纯可爱的少女形象,吸引了无数观众的目光,艳丽典雅的色彩运用,繁复精致的细节处理,赢得无数观者的赞叹。

徐惠泉 《惠风和畅》 246cmx545cm 纸本 2018年徐惠泉 《惠风和畅》 246cmx545cm 纸本 2018年

徐惠泉 《温暖港湾》220cm×180cm 2017年


徐惠泉 《花之梦》 160.5cmX179cm 纸本 2009年


徐惠泉 《苏绣》 188cmx178cm 2014年

  徐惠泉1983年毕业于苏州工艺美校,最早是画水墨人物,后来发展为彩墨画,这种转化主要是吸收了很多传统绘画、敦煌壁画和民间绘画的特点,同时适逢国家改革开放,能看到世界当代绘画作品,再加上新材料媒介的引进,为绘画提供了更方便的实践探索机会,于是形成了彩墨画的自觉意识。后来在探索中觉得如果纯粹以色彩为主体,与中国画的传统离得太远了。于是又重新认识传统绘画笔墨,以中国传统为基础,完成了“水墨”、“彩墨”到“墨彩”的探索变化之路。1990年徐惠泉在北京中央美术学院(微博)举办个人画展,并以《愁听梦里猿声长》为标志,完成了从水墨向墨彩转变的过程,也就是说他作画虽然仍以水墨意趣来表现人物形象,但却更多地运用色彩表现手段,形成了墨彩斑斓,富丽辉煌的画面景象。1993年他创作的墨彩画《江南丝竹-傍妆台》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被江苏省美术馆收藏,标志着他独特的个人风格形成,此后他一直保持着这种风格并加以不断完善,绘画技巧更加娴熟,画面墨彩效果更加繁复瑰丽,佳作不断涌现出来,呈现在观众面前而得到美的享受。在他的创作题材中虽然也有像《文学家朱自清》这样较为严肃的作品,但总的来说他还是始终憧憬着江南旧时青年女性优雅闲适的生活状态,描摹她们美丽阿娜的姿态与倩影,和现实生活主题始终保持着很大的距离。《美术》杂志执行主编尚辉认为“徐惠泉的这种和现实主题表现出适度距离的人物画,既揭示了新时期人物画对于此前意识形态化的现实主题的反拨,也反映了“85美术新潮”后传统中国画对于西方现代主义艺术潮流的逆向运动。而包括徐惠泉在内的江苏新文人画群体,正是在这两种文化思潮的夹层之中获得了生成与发展的文化土壤。他们都以传统文人画的出世心态和对于文人笔墨的玩味而和现实社会拉开距离,以此表现出他们对于传统文化的一种敬重与回望。”从这层面上看徐惠泉的作品,凸显其现实存在的意义。


徐惠泉 《文学家朱自清之二 荷塘月色》 71cmX241cm 纸本 2011年


徐惠泉 《文学家朱自清之三 背影》 71cmX241cm 纸本 2011年


徐惠泉 《凤兮凤兮》 180cmx160cm 2000年

  墨彩画(也称彩墨画)这种绘画形式,早在上个世纪50年代得到提倡,并在高等美术学院设立彩墨画系进行贯彻,但不久就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半个多世纪以来,现代中国人物画艺术表现形式探索,要么是传统笔墨与素描造型相互结合,要么回归水墨写意人物传统,要么是追求摄影效果的写实工笔人物画,而试图将重彩和水墨写意结合起来的探索则显得相当别致和另类。墨彩画就技法而言,最大的特点是对色彩的重视并与水墨相互融合,相得益彰,呈现绘画技术之美。而从绘画艺术交流的角度来讲,墨彩画在很大程度上受到二十世纪西方现代绘画以及平面设计构成的影响也是很显然的,注重平面构成和装饰感,彩墨画就是在这样一个基础上形成的一种现代绘画形式。

徐惠泉 绢本 册页一 34cmX45cm徐惠泉 绢本 册页一 34cmX45cm
徐惠泉 绢本 册页二 34cmX45cm徐惠泉 绢本 册页二 34cmX45cm
徐惠泉 绢本 册页五 34cmx45cm 2018年徐惠泉 绢本 册页五 34cmx45cm 2018年
徐惠泉 绢本 册页九 34cmx45cm 2018年徐惠泉 绢本 册页九 34cmx45cm 2018年
徐惠泉 绢本 册页十 34cmx45cm 2018年徐惠泉 绢本 册页十 34cmx45cm 2018年
徐惠泉 绢本 册页十一 34cmx45cm 2018年徐惠泉 绢本 册页十一 34cmx45cm 2018年
徐惠泉 绢本 册页十四 34cmx45cm 2018年徐惠泉 绢本 册页十四 34cmx45cm 2018年

  中国传统绘画尽管采取用水调和颜色与墨色来绘制作品,但却从未有过墨彩画这样的说法,但其基因却存在于古代绘画之中。纵观中国绘画历史,我们就可以看到不仅有崇尚水墨的文人画,也有唐宋时期色彩斑斓的经典绘画之作。宋元之后文人画成为中国绘画主流,人们对水墨的认识和掌握达到了高度的自觉,相比之下,人们对色彩作用的认识却逐渐模糊和淡化。墨彩画的复兴,应该意味着新时代画家对色彩的觉醒和自觉,而徐惠泉则是较早觉醒和自觉的佼佼者之一。


徐惠泉 《侗族歌手吴春云》 136cmX68cm 2013年


徐惠泉 《桃红又是一年春》 218cmx96cm 2016年

  “总体而言,徐惠泉的水墨重彩人物画追求繁复瑰丽的审美品格。他的画面是在深暗之中寻求色彩的富丽与斑斓,因而重彩并非十分的光鲜与绚丽,而是追求古朴和静雅。可谓斑斓之处见玄思,墨深至极见瑰丽。除了水墨重彩人物画,徐惠泉还兼擅水墨写意人物画,这或许是他追求繁复缱绻的水墨重彩画面的另一种审美图式。这既可以看作是他舍繁复而追求简约率真的别样体裁,也可以认为是他“养”水墨重彩写意精神之“气”之“格”的一种手段。因而,在他的水墨写意人物画中,人们可以看到他对于明清文人画传统的研习,尤其是海派任伯年那种勾线造型的人物画技巧,加之吴门灵秀洒脱的笔意墨蕴,而形成了他率意恣肆、落拓不羁的画风。应该说,笔墨的收放自如和清雅灵秀也回馈到徐惠泉的水墨重彩人物画的创作中,从而完善了他在这个领域鲜明而独特的艺术个性与审美语式。” 尚辉这样的评价是很恰如其分的。


徐惠泉 《芦笙响起》 170cm×95cm×3 2017年


徐惠泉 《芦笙响起》 170cm×95cm×3 2017年 局部


徐惠泉 《竹报平安皆大欢喜》 168cmx68cm 2016年


徐惠泉 《皆大欢喜 春风满面》 136cmx68cm 纸本 2016年


徐惠泉 《皆大欢喜 春风满面》 136cmx68cm 纸本 2016年 局部一


徐惠泉 《皆大欢喜 春风满面》 136cmx68cm 纸本 2016年 局部二


徐惠泉 《皆大欢喜 春风满面》 136cmx68cm 纸本 2016年 局部三


徐惠泉 《皆大欢喜 春风满面》 136cmx68cm 纸本 2016年 局部四


徐惠泉 《大岞岛惠安女速写》 37.5x26cm 圆珠笔 2016年


徐惠泉 《大岞岛速写》 37.5x26cm 圆珠笔 2016年


徐惠泉 《重庆棒棒速写》 37.5x26cm 圆珠笔 2016年

徐惠泉 《朗德苗寨速写》 2013年徐惠泉 《朗德苗寨速写》 2013年

  艺术成就

  1994年

  《江南丝竹——榜妆台》入选第八届全国美展

  《春江花月》获第二届“枫叶奖”国际水墨画创作大赛金奖

  1998年

  《四季之一·荷塘情思》获第四届全国工笔画展铜奖

  作品《花之梦》《凤兮凤兮》等分获江苏省美展优秀奖(最高奖)

  2009年

  《花之梦》入选第十一届全国美展

  2012年

  《文学家朱自清》入选江苏省重大主题美术创作精品工程

  2014年

  作品《苏绣》入选第十二届全国美展

  先后在北京、南京、台湾、香港、加拿大多伦多、美国纽约、日本东京、泰国曼谷等地举办个人作品展览。代表作品入选《中国当代美术全集》《中国现代人物画全集》《中国工笔画全集》《20世纪中国绘画》《当代中国工笔画集》等重要合集;已出版个人专著、画集20余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