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 > 退隐江湖三十年,专攻传承四千年的绘画技艺

退隐江湖三十年,专攻传承四千年的绘画技艺

2017-09-22 15:38:03


2017年09月22日 来源:人民网-书画频道

穆益林《丝路风情卷三 孔雀河的春天》 帛画 49.1×67.6cm 2012年
穆益林《丝路风情卷三 孔雀河的春天》 帛画 49.1×67.6cm 2012年

在当今中国画坛,有一位上海画家,作品多次在全国大展中获大奖。1979年他35岁时创作的国画《台风季节》,和中国美术巨擘陆俨少的作品并列,获得上海美术大展一等奖,由此蜚声中国画坛。在事业如日中天之际,他却渐渐转入帛画这个沉寂久远的领域,销声匿迹,几乎与报章无缘。30年后,“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他创造出在中国画坛独树一帜的现代帛画艺术。2016年6月10日,第五批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授牌,作为“现代帛画开拓者”,他被授予代表性传承人。他,就是著名画家穆益林。

幼时兴趣,竟会成为爱好

穆益林,1944年出生。4、5岁时,家隔壁住了个十几岁的聋哑人。这人在自家门口摆了个专门帮人修锅子、配钥匙的小摊,他经常拿着一把剪铁皮的大剪刀在地上划,几根线条一弄,狗的轮廓就出来了。感觉新奇的穆益林也试着拿块石头在地上划。

上世纪50年代,有一次街上有人抬了一幅很大的毛主席像,穆益林看后,就站在马路上照着画,走过的行人看到后都说,这小孩真聪明!幼年的穆益林为此还得意了一阵。

考进嵩山中学后,穆益林开始喜欢上国画。有个叫陈松的年轻人经常在马路对面卖扇面。他的龙画得很传神,穆益林放学后经常会去看。看得次数多了,陈松就问穆益林:你怎么天天来看啊?穆益林说我很喜欢啊。陈松说,你本周日下午来我家吧。

周日下午,穆益林刚跨进陈松家,他就给了穆益林两个毛边纸本、两支毛笔和一段墨,并且说:“你要开始写字,开始练笔墨。”他教穆益林画树、画石头、画最简单的山水。穆益林说,陈松是他画画的启蒙老师,从陈松身上,他受到很大启发。

创作壁画,打下坚实基础

1958年,穆益林举家搬迁,转到上海县中学就读。那时,学校美术老师接到马路墙上画壁画的任务,穆益林做他的助手,美术老师打轮廓,穆益林涂色;到后来,穆益林照着美术老师的样子打轮廓,一共画了几十幅壁画。画壁画,提高了穆益林绘画的造型能力、画大幅画的能力、打稿子的速度。

8个多月后,穆益林又搬回原址,转回嵩山中学。有次他偶然走进老师办公室,墙上挂着的一幅中国画《农田里采棉花》引起了他的兴趣。办公室一位戴眼镜的老师问他,你几班的?穆益林说初三(七班)的。他告诉老师说在跟人学画山水画。第二天,穆益林把陈松教他学习的东西拿去给老师看,老师笑着说,你到我家来跟我学吧。该老师叫王青之,是吴湖帆的学生。王青之教穆益林临摩,指导他怎么开稿子、怎么画石头、怎么画山水。穆益林说,王老师是带他走进山水画正路的老师。

歪打正着,考进专业院校

因为不喜欢画石膏像和静物,穆益林没有参加学校的美工组。1960年初,美工组同学告诉穆益林,上海市美术专科学校向社会招生,考素描和创作。穆益林说,我还从来没有画过素描呢。他们说去试试看吧。报名回来后,紧张的穆益林乘96路公共汽车到鲁班路下来后,竟然连家的方向都认不出了。

考之前,穆益林买了两本书,一本是费新我的《怎样画铅笔画》,一本是哈定的《怎样画铅笔画》。看下来,感觉哈定的那本书太深奥,转而看费新我的。书中有一幅灰色背景、一个深色啤酒瓶、一个白色碗的画。晚上,穆益林就把家里15支光电灯泡的线拉下来打灯光,拿一个放油盐酱醋的老酒瓶,再放一个白色的碗,照书里的样子画。练了一两天,就直接上考场了。让穆益林没想到的是,素描考试考的就是这个!

穆益林中学画过国画,对如何用笔大致有点感觉。他在人民公社做饲养员的父亲搞了个小发明,用木头做了辆小车,把给猪吃的胡萝卜和菜放进去,用手摇几下,就都粉碎了。按此思路,穆益林的创作考试画了一幅画:《有意义的星期天·我跟着父亲搞发明》。

不久,考试结果出来了,美工组去的几个人一个都没考进,穆益林歪打正着,被录取进入上海市美术专科学校学习。

崭露头角,满票拔得头筹

1979年,上海市要搞庆祝建国30周年大型画展。这个画展,也是对上海美术界的一次检阅。受邀的30个评委是原来被打倒的、边缘化的权威,包括唐云、应野平等。评选时唐云因为生病请假,共29票。穆益林和陆俨少分别以29票满票并列第一名。

在搪瓷二厂搞设计的钱行健特意赶到穆益林单位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惊诧的穆益林还以为他在开玩笑。直到钱行健说:你得奖了,要请我吃饭的噢,他这才相信。

掌声过后,带来更多思考

穆益林说,1979年获得的一等奖,只不过是他绘画生涯中的一个脚印。过后,他一直在探索:未来的绘画之路究竟该怎么走?

1983年,全国美展征稿。穆益林想到中秋节时,一位离退休老干部冒雨义务到马路上管交通,他老伴带小孙子送月饼给他吃,还带了一双套鞋给他换的事例。在构思这幅国画时,他想到了恩师郑慕康传授给他的独门技巧,他到绸布店去买了一块绢,在绢上画了工笔画《中秋情》。

在市宫预展时,穆益林发现那幅画太鲜艳了,而此画要表现的主题是下雨天,应该是细雨蒙蒙的画面。回家后,他拿了一幅新的绢,将其蒙在旧的画上想直接画,蒙上去发现,透过白的绢,后面一张画颜色透过来看朦朦胧胧,感觉特别好。他突然领悟,这就是郑老师教他反面画画的方法啊!

退出江湖,潜心沉浸帛画

《雨中情》在全国职工美术摄影展览得了二等奖,此后,穆益林对丝绸的材质开始感兴趣了。他在探索,想走出一条别人没有走过的绘画艺术之路。

拿出《画论丛刊》、《画品丛书》,从晋唐到清朝,每一篇画论,穆益林都认真地看;他又到湖南省博物馆看1972年马王堆出土的《车马仪仗图》、《T型帛画》。看后发现,中国画在纸画之前全部画在丝绸上,战国时代楚墓出土的帛画《龙凤仕女图》、《人物御龙图》,可以视作中国最早的绘画,是中国画的始祖。

从古书里,穆益林发现,从夏朝开始到商周,文字记载都讲到和画有关的事。帛画是老祖宗传下来的瑰宝,是一种画种,现在怎么成了过时的文物,静静地躺在博物馆里?从那时开始,穆益林发现自己的肩上有了沉甸甸的责任。

为了潜心钻研探索,穆益林辞去了所有社会工作,谢绝参加社交活动及笔会。媒体上看不到他的名字,江湖上再也听不到他的任何传说。

探索之路,漫长而又崎岖

1983年到1994年,是穆益林研究材料的阶段。不同的材料,他都去试。有的画在绢绉上,有的画在乔其纱上。

1994年春节过后一天早上,穆益林乘18路电车去上班,女性乘客围着的丝巾在他眼前晃来晃去,丝巾的颜色从正面看是黄色,里面一块红色,两种颜色叠成花纹,就变成桔黄色了;从侧面看,黄色还是黄色;再横过来看正面,又变成桔红色了。这时他恍然大悟:透叠性、折光性、色彩亮丽饱和,这个,就是他苦苦寻找的丝绸的特点啊!

穆益林在颜色、材质上反复进行试验,创作出2幅比较满意作品。这时候穆益林感觉自己的帛画开始走出来了,这段路总算没有白走。

元宵印象,透出成功曙光

穆益林说,中国的过年其实有非常独特的文化内涵,是红色的、神秘的;又是团圆的、有期盼的;更重要的是“人神共欢”的。他想创作一幅画表现出这种认识、感觉和氛围。1996年,他画了帛画《闹元宵》,第二天就是元宵节。画好已是半夜,他叫醒爱人,在三室一厅的老式公房墙上,他们用缩小镜缩小看,画面颜色立体感非常强。

1997年,上海搞《百家精品展》,所有专业画家每人要拿4幅作品,评选时不写名字。穆益林送的“元宵印象”系列小帛画有幸入选。

愿做一颗铺路石子

穆益林说,他的帛画离成功还很远。如果不是有人拿鞭子抽一记,他到现在也不会出来亮相。

抽穆益林鞭子的,是上海电视台纪实频道年轻编导顾宇高。2009年,顾宇高为穆益林做了一档专题节目,播出后收视率比较高。事后,顾宇高专门到穆益林家说,“穆老师,我给你提个意见,你一个人默默无闻30年,如果不是上海美术家协会有人提及,我还不知道上海画界还有你这样一个人。帛画是国家的,是民族的瑰宝啊!你要弘扬,这才叫发展啊。”

顾宇高的建议对穆益林触动很大。他说,作为一名探索者,他愿意做一颗铺路石子,让更多的年轻人站在他的肩膀上,达到新的艺术高度。

重新出山,续写辉煌篇章

2010年,北京银谷艺术馆有朋友来上海看世博会,他们到穆益林画室,看到墙上挂着帛画,当即借了近10幅挂到艺术馆展览。

2012年,中国国家画院邀穆益林参展。时任中国国家画院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杨晓阳在开幕式上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们对这个画展,是盼望已久了!”

从1983年淡出画坛,到2012年在中国国家画院开展,沉寂中国画坛30年的穆益林终于重新出现在公众视线。

帛画一直在路上

有着近4000年历史的帛画,是中国传统艺术的瑰宝。2016年6月10日,第五批上海市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授牌,穆益林作为“现代帛画开拓者”,被授予帛画代表性传承人称号。

穆益林依然在思索:中国画目前处于新的时代,未来路究竟怎么走?怎样发展?帛画如何用更强的色彩表现力、更丰富的时代语言和世界共同对话?“一带一路”的时代大背景下,帛画又会迎来怎样的新机遇?

穆益林《天涯客NO.20 冬至》帛画 69×138cm 2008年
穆益林《天涯客NO.20 冬至》帛画 69×138cm 2008年
穆益林《荷塘印象NO.12 清辉》66×67cm 帛画 1999年
穆益林《荷塘印象NO.12 清辉》66×67cm 帛画 1999年
穆益林《元宵印象NO.13 春望》帛画 66×66.5cm 2012年
穆益林《元宵印象NO.13 春望》帛画 66×66.5cm 2012年
穆益林《闹元宵》(65×97cm)帛画 1996年
穆益林《闹元宵》(65×97cm)帛画 1996年
儒雅的谦谦君子穆益林先生
儒雅的谦谦君子穆益林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