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识 > “民间鉴宝”猫腻多 去年上海3000多人上当涉案金额超过1亿元,怎么治?

“民间鉴宝”猫腻多 去年上海3000多人上当涉案金额超过1亿元,怎么治?

2017-09-19 15:18:55


2017-03-15 14:28:11 来源: 浙江在线 

  杭州拱墅区“运河鉴宝”之旅活动在京杭大运河博物馆举行,杭州市民带着宝贝请专家鉴定(资料照片)。收藏各种藏品时,就要先请真正的专家帮忙鉴定,以防被骗。 梁臻 陆洁 张蕾 摄

  上海市文物局日前在全国率先推出公益性文物鉴定咨询活动,探索如何规范“民间鉴宝”。

  “民间鉴宝”长期以来缺乏法律和制度规范,一些不具备拍卖资质或者一些不守规矩的拍卖行,以鉴定费、保管费、图录费的名义骗取收藏家的费用,或以高价出售形形色色的“鉴定证书”。仅在2016年,上海就有3000多人被骗上当,涉案金额高达1亿多元。为规范市场,上海市文物局撤销了4家涉嫌收取高额鉴定费的拍卖企业资质。

  上海试水为民间藏宝提供“公益”服务,也对民间收藏做出严格规范:鉴定前,每件作品都签署承诺书。出土文物、出水文物、走私、盗掘、涉案等不合法来源的文物一律不予鉴定。

  上海市文物局表示,对民间藏家提供的“高规格”免费鉴定服务,将试运行一年,明年转为公益性收费的方式并且开具鉴定证书。国家文物局届时将在上海试点的基础上,总结“上海经验”,制定关于民间和社会文物收藏鉴定管理办法。

  以前,古玩的鉴定,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权威部门。上海市文物局的做法,为规范文物市场开了个好头。

  当前,文物鉴定、收藏市场鱼龙混杂,处处充满陷阱。这潭水实在深得很,出现了专家靠不住、证书靠不住、拍卖公司靠不住,令投资收藏者无所适从。面对复杂的收藏市场,百姓应坚持“多学习少购买”的原则,收藏者应摆正心态,不要过分执迷于真与假,更不要急功近利,被一些噱头所蒙骗,为了升值盲目购买收藏品。民间鉴定机构和一些“鉴定专家”更应洁身自好,不要让荒唐例子一再上演。

  乱象一:古玩市场赝品充斥,买到赝品不能退货

  在全民收藏热的大背景下,古玩赝品市场风风火火,而“不打假”似乎成为圈子里的“潜规则”。

  近年来,我国收藏品市场繁荣,很多人或投资或收藏涉足玉器、陶瓷等藏品市场,“就长春的古玩市场来说,赝品占九成。低档次的赝品大概一两万元,好点的要三万元,高仿也得10多万元以上。”长春市收藏家协会陶瓷、紫砂收藏专业委员会秘书长吕波说。

  有行家表示,如今古玩市场上多是仿品,看上去古色古香,实际价值低劣。许多“文物”是小作坊批量生产出来的。河南、河北、陕西等省份,制假造假的不在少数。

  在古玩摊里买到赝品,圈内称之为“打眼”,就是说一个人没有眼力。古玩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就是不能因为买到赝品而退货。有藏家认为,卖家和拍卖公司都不用对藏品的真假负责,是当前古玩市场乱象丛生的最大原因。业内人士称,拍卖行基本上都在拍卖条款中注明“不保真”这一项。拍卖遵循的是落槌成交规则,只要是拍卖行声明不能保证拍品真伪,拍卖行就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杭州市民带着宝贝请专家鉴定。 梁臻 陆洁 张蕾 摄

  乱象二:造假拍假一条龙,人人都有挡箭牌

  在艺术品收藏投资领域为什么陷阱频现、步步惊心?

  北京荣宝拍卖公司总经理刘尚勇认为,艺术品市场惊人的利益、不断涌现的财富神话无疑是重要原因。很多东西一两年升值数倍,加上《鉴宝》等节目的火爆收视,刺激民间收藏越来越火。然而,经年累月下来,真品、精品往往早已“名花有主”,民间玩家光靠“捡漏”已无法满足。面对庞大的市场需求,拍卖机构与造假者勾结日益密切,逐步形成了完整造假、拍假一条龙。他们有成熟的造假技术,能骗过高科技检测手段;他们能给赝品编造出离奇的故事,从而身价百倍;他们能请顶级专家出鉴定证书,指鹿为马。

  古玩行业的奸诈现象由来已久:把假的说成真的,坑蒙拐骗牟取暴利;把真的说成假的,意在据为己有。

  如2009年9月,郑州朱氏兄弟家传的乾隆御笔《嵩阳汉柏图》,被鉴宝专家鉴定成赝品,先是撮合以17万元价格卖出,之后又以8736万元天价拍卖。

  过程是这样的:在某电视台鉴宝节目的海选现场,兄弟俩带着家传的乾隆御笔《嵩阳汉柏图》和该节目邀请的鉴宝专家刘某不期而遇。看兄弟俩的画,刘某却什么都不讲,只是仔细看来看去,邀他们晚上带着画到自己住宿的酒店见面。刘某说,这画裱过,画里有乾隆的章,是个老东西,但不是他的真迹,这种东西在市面上很多,又没有著录章,没啥收藏价值。刘某表示因是赝品,值个三五万元,如果要卖的话,可以帮他们找个买家,多卖个三五万。半个多月后,刘某带来了一位姓程的收藏者,兄弟俩最终以17万元把家传的画卖给程某。

  一年后,兄弟俩看到一则新闻,发现那幅《嵩阳汉柏图》在北京保利公司拍卖会上拍出8736万元的天价。兄弟俩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依法撤销买卖合同,追回《嵩阳汉柏图》。郑州中院合议庭合议认为,此案涉及刑事诈骗,法院驳回民事起诉,并将该案件移送当地公安机关。

  真的说成假的,假的说成真的,皆为一个“利”字。行家告诉记者,因为社会上文物鉴定的收费,按估价的10%收取,估价越高,鉴定费自然就越高。有些人和有关拍卖公司、古玩收藏商人联手,将赝品说成是真的,或者将真的说成赝品。

  业内人士分析,造假、拍假这么猖獗,根本原因还在于他们手中都不缺少“挡箭牌”。不仅各大拍卖行自行制订的拍卖规则充斥着自我保护的霸王条款,现行《拍卖法》第61条“拍卖人、委托人在拍卖前声明不能保证拍卖标的真伪或者品质,不承担瑕疵担保责任”更成为拍卖公司逃脱责任的“免死金牌”。同时,拍卖法又明确指出,拍卖公司有权保护委托人信息。这意味着,拍卖公司可以拒绝提供赝品的来源,保护造假者不被曝光。而鉴定专家则称“鉴定结果只代表个人学术观点,看错了东西也不用负法律责任”。

  乱象三:“伪专家”满天飞,专家真假无人鉴定

  古玩字画真伪难辨,专家真假又由谁来鉴定?河南省文物交流中心有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国内文物鉴定从业人员大致有三类:一是国有文物收藏单位的文物专家,主要负责博物馆文物征集鉴定工作;二是通过国家文物局鉴定资格认定考试的责任鉴定员,业务范围仅限于文物进出境审核;三是在中国艺术品鉴定评估委员会、中国收藏家协会等机构任职,或取得相关机构发放的鉴定资格证书的从业人员。

  大众传播平台上各类鉴宝活动邀请的嘉宾、专家,多是出自第三类鉴定人员。这类鉴定人员在获取资格证书时,不少人并未经过严格的分类考试、资质审核,鉴定水平良莠不齐,“伪专家”满天飞。

  由于文物鉴定人才奇缺,加上文物鉴定部门的编制短缺,文物系统内部的工作忙不过来,很少有时间为社会提供服务。于是一些所谓的收藏家协会、鉴赏家协会,甚至有个别人几乎什么都不懂,也能打起大招牌,自封为著名鉴定师、专家,为人鉴宝。许多搞鉴定的人本身就是古玩交易的幕后操作人。

  目前文物艺术品鉴定的无序状态,已严重扰乱了正在发育的文物艺术品市场。一方面,国家还没有出台文物艺术品鉴定的管理法规,鉴定没有标准可依,行业资格的管理上也没有明确规定。另一方面,司法、民政、工商、文化等部门多头管理,开一家鉴定工作室和俱乐部从事文物鉴定,只要到工商部门登记或在民政部门注册一个民间团体就可以了,这是目前文物鉴定行业混乱、从业人员五花八门的根源所在,相关法律和政策上的空白亟待弥补。

  出招一:

  治理文物乱象,政府加强监管

  2012年4月至5月,全国人大常委会执法检查组开展了文物保护法执法检查。关于检查《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实施情况的报告指出,近年来,民间文物收藏不断升温,文物价格持续攀升。由于缺乏有效规范和监管,一些经营者暗中从事非法文物交易活动,有些地方文物造假、售假现象较为严重,形成了生产、做旧、销售的产业链。

  报告建议国务院及其有关部门健全完善文物流通领域的监管制度,抓紧制定文物鉴定资质、文物拍卖专业人员资格认证、网络文物交易监管等方面的法规或文件。文物、工商、商务、广电等部门要紧密协作,加强对古玩旧货市场的监管,严厉打击知假拍假等行为,清理、整顿文物鉴定机构,规范电视鉴宝类节目,树立正确的舆论导向。要鼓励、引导、规范民间收藏和民间博物馆健康发展。推动行业协会建设和职业道德建设,加强自我约束和自我管理,努力营造诚实守信、合法经营的行业氛围。

  广电总局、国家文物局行动起来,曾就加强文物鉴定类广播电视节目管理发出通知,要求文物鉴定类广播电视节目不得从事文物的商业经营活动,不得利用文物鉴定类节目开展模拟交易、广告推销等文物商业经营活动。

  通知还要求相关节目要科学展示文物鉴定的复杂过程,明确提示投资文物收藏的风险,文物估价要提供市场依据。要求此类节目中的专家必须是省级文物部门审核通过的专家库成员。不得在节目中编造文物流传故事、诱导“持宝人”杜撰虚假收藏故事,不得由演员扮演“持宝人”,不得暗示或要求专家修改文物评估结果、高估文物市场价格。

  通知提倡各文物收藏单位发挥馆藏文物资源优势,积极参与相关节目制作,提倡各文博单位、文物商店、拍卖公司等具有合法文物收藏和交易资质的机构为此类节目在文物遴选、估价、文物法律法规和专业知识等方面提供帮助。

  陕西省文物局2014年作出规定,要求全省文物系统干部职工不得参与“鉴宝”、“寻宝”类节目,避免刺激文物犯罪的发展蔓延。

  出招二:

    百姓多多学习,不要盲目购买

  面对复杂的收藏市场,百姓应坚持“多学习少购买”的原则,收藏者更应摆正心态,不要过分执迷于真与假,更不要急功近利,被一些噱头所蒙骗,为了升值盲目购买收藏品。民间鉴定机构和一些“鉴定专家”更应洁身自好,不要让类似《嵩阳汉柏图》这样的荒唐例子再次发生。

  政府应建立专业的民间收藏评定委员会,由正规专家组成,明确鉴定标准,取缔“证出多门”现象;建立鉴定机构准入机制,通过法律和信用机制对文物、艺术品鉴定行为进行制约;修改相关法规,让知假拍假无处遁形。文物执法队伍更要严格执法,让假文物越来越少。

  文物需要保护,艺术需要传承。文物不仅仅是为了赚钱,更多的是艺术的传承与历史的回顾。只有看待好了这个问题,才能更好地保护文物、收藏文物,才能将文物所承载的历史信息更好地传递给后人。